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開局贅入深淵 起點-151、152.身世,被放入三界的怪物(4.6K字-求訂閱)展示


開局贅入深淵
小說推薦開局贅入深淵开局赘入深渊
晋州。
前朝都城。
山村的枯冷寒屋里,坐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老人面容苍老,但肌肤却光滑如玉,透着一种远胜于少年的年轻,毫无半点褶皱,可他却终究已经很老很老了。
老人佝偻着背,坐在床榻上,而在他前方,却是一个穿着彩花袄子、双手端在袖子的俏俏农妇,和一个看着憨厚、可双瞳却暗藏精光的强壮猎户。
俏俏农妇道:“大尊者,这几天我心神越发不宁,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强壮猎户道:“大尊者,夜姑的预感能力、卜算能力向来很准。
我们得慎重对待啊
我们隐居了在此,已经足足五十七年了,虽有您遮蔽天机,可这许久了,也怕是会出问题。
如果有本朝的人寻来,不若和他们拼了,然后再出山!
以您的力量,再加上我们的力量,足以对大乾皇朝造成一次毁灭的打击了。
大乾皇朝,就是天上仙神的走狗,他们将百姓视为药材,在各处偷偷炼着。
这般的皇朝,本也是那些仙宗扶持起来的傀儡。”
被称为夜姑的俏农妇却摇摇头道:“常将军,你误会了。”
武映三千道
“误会?”被称为常将军的强壮猎户愣了下。
夜姑道:“我的心神不宁似乎并不是对于危险的感应,而是喜事,好像有什么好事即将发生,所以我开心的心神不宁。”
“好事?”常将军更加愕然了,“怎么可能有什么好事?这肯定是前几天村头许先生教的孩子偷跑出去,结果被人发现了,这才导致了危险。”
夜姑却未多说,只是强调道:“常将军,就是喜事”
“不可能!”强壮猎户斩钉截铁道。
夜姑道:“那等等看,也许,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凛冬里,零星地飘着雪。
远方,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子显得极其古怪。
它的周边好像笼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的视线根本无法穿入其中。
它的感觉彷如不是立体的,而是一幅画。
藏在深山老雾里的画,怎会被人发现?
更何况即便你在晴天看去了,却也只会隐约见到废弃老旧的村落,好像是荒废了许多年似的。

呼呼
一阵劲风吹过,山上的老树怪草被吹得猎猎作响,不时有叶子被吹得飞落,飞远。
两道身影裹着的斗篷蓬裾亦是如此。
“就是这儿了。”赵玉真看着远处的村子,“我那手下原是来执行侦查任务。
可在这荒山野岭却无意发现了一个孩子,他心觉古怪,便悄悄地绕到远处的山崖,再去看着村子,结果却看到村中有人抓着一方赤龙大戟在练武。
赤龙大戟,戟尖与杆交接处据说缠着一条赤蟒,那赤蟒化作红铁,萦绕在外。
这兵器颇为出名,乃是前朝靠山王所有。
之后死士不敢入村,只在外隐藏,观察。
超时空垃圾站
结果,他又听到有人喊着朱缈这个名字。
朱姓乃是前朝皇室之姓,再结合赤龙大戟,这才做出推断。”
玉真公主说着说着,却忽地察觉身侧夫君有一些发愣和古怪的神色。
“相公,你怎么了?”
白山也不知怎么回事,他行走在这里,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好像有一只手在慢慢地揭开他脑海里尘封的什么。
“你的人怎么会侦查到这种地方?”
“我派了五千死士。”
白山:
真不愧是仙界的眼睛,扫着扫着总会发现一些隐秘之地。
忽地,他顿下脚步。
玉真公主往前走了两步,又快速退回来和他并在一起,“怎么了?”
“嘘”白山从怀里抓出一个神行符纸人,抬笔给画上了眼睛,继而放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不一会儿,纸人忽地动了起来,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其中散发着刻毒和怨气。
这等深山的周边有些地缚的尸鬼也并不奇怪。
“去,看看。”
白山一声令下,神行符纸人顿时“嗖”一下跑的没影儿了。
玉真公主诧异地看着:“相公,这什么法术?”
白山道:“不要告诉别人。”
玉真公主点点头。
十一连勇者
白山道:“这是符纸人。”
玉真公主:???
符纸人?
她就听修士朋友们说过纸人,这符纸人又是什么?
相公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个法术啦?
不是说法术都很难学吗?
相公真的才二十四岁吗?
说着话的功夫,白山只觉自己多了双眼睛。
那眼睛的视线里,周边景色都是极快地在倒退,风声呼呼就好像在他耳边响着似的。
很快,纸人从一处山石的缝隙挤了出去,俯瞰着下方的村子。
顿时间,村子里的景象都显露在了白山眼睛里。
从外看,一片破败,内里却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还有两三个孩童在奔跑。
这场景,让他熟悉感越发浓郁,好像有些记忆即将被唤醒。
然而,下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从虚空里盯向纸人。
紧接着,村子里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请~入~村”
“汪汪汪!!”
狗子的叫声响个不停,这是第一次有外人入村。
它刚刚修成灵狗,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却很敌视外人。
外人就是敌人。
“汪汪!”
狗子叫个不停,不时又发出低沉的“呜呜”声,露出狗唇后的尖锐獠牙。
白山和赵玉真出现在村口,看着那只狗子。
而很快,一个强壮猎户,一个俏农妇,一个赤着上身的魁梧和尚,还有个儒雅教书先生般的人走到了村口。
赵玉真抬手摸向腰间的弧月长刀,准备出手。
白山却忽地压了压她的手背。
赵玉真诧异了下,有些惊疑不定。
而下一刻,更加惊疑不定的事发生了。
那只不停吠着的灵狗,则是忽地往前走来,继而尾巴摇了起来,用一身雪白的狗毛蹭着白山的靴子,又不时伸吐出舌头,显得很亲切的模样。
对面的猎户,教书先生也都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俏农妇则忽道:“你是明山朱明山你是虞妃娘娘的孩子,把面具摘下来我,我看看你。”
赵玉真彻底傻眼了。
白山却没摘面具,而是道:“你认错人了。”
说着,他抓着赵玉真的手,准备离去。
农妇喊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那娘娘你还记得吗?”
虞妃娘娘?
赵玉真是知道的,这是前朝末代之时一个能被香火祭拜的娘娘。
隨身 空間 小說
这位虞妃娘娘曾在六十多年前击退了不知多少的本朝军队,甚至还屠戮了不少仙人。
白山怎么可能是什么朱明山,又怎么可能是这虞妃娘娘的孩子?
可如果不是,白山为什么要拉她走?
赵玉真厉声道:“妖言惑众!”
说着便“铿”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弧月长刀。
农妇却不管她,而是直接道:“你五岁的时候随着虞妃娘娘离开此处,结果再没有回来,如若你失去了记忆,定是五岁之前的事儿全不记得了,我说的可对?”
白山顿下脚步,看了一眼在他脚下打滚的狗子,轻声道:“你说的对。”
赵玉真:???
我的相公是前朝余孽?
那我成了虞妃娘娘儿媳妇?
这什么和什么嘛?
烛火晃动,照耀着这过往晋朝如今晋州小山村草屋。
老人听到门扉打开,又感到陌生的气息,这才缓缓睁眼,看向白山,随即又闭上了眼。
夜姑瞥了一眼赵玉真。
赵玉真则不管她,而是看向白山。
这一路上,白山心情复杂,他是没想到自己这许久未曾寻到的身世,居然可能在这里揭开,这也多亏了赵玉真,要不是她信息无比灵通,这便是不可能。
而赵玉真的心情则更加复杂,她心思玲珑剔透,早已猜到了最可能的情况。
不过,她除了心思玲珑之外,还有着杀伐果断的特点。
她想明白了,白山是她的男人,是她的未来。
那么,白山无论是什么身份,她都跟着就是了。
“你等我一下。”白山道。
玉真公主表态道:“不管如何,我都和你一起。”
白山点点头,赵玉真则是转身离屋
“二十四年前,你出生在朱家村。”
“你是吃虞妃娘娘的乳水长大的。”
“你五岁那年,虞妃娘娘说时机到了,就带你离开了朱家村。”
“再后来,娘娘就没回来,而你也没回来”
穿着花袄子的农妇说着。
随后,她开始说些过往他在村子里的事。
白山静静听着。
而随着这农妇的描述,他脑海里有不少记忆却是蹦了出来,而这些记忆确是六岁之前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美丽女人的模样越来越清晰。
那女人拉着他的手,在这村子的大街小巷里走着;又会时不时地抱着他,在他哇哇大哭时解开胸口系带,喂他母乳;还会在黑暗里,在睡前,搂着还是娃娃的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无论仙魔,俱皆祸根”。
伴随着这些记忆,他想起了面前农妇的名字。
“夜姑?”
“嗯小山,你终于想起来了。”农妇有些开心,“虞妃娘娘呢?”
白山摇摇头,然后道:“六岁之前的事我都记不得了现在,我成家了,妻子是京城的。”
“刚刚那个是你妻子?”农妇看了看门外。
白山点点头,也没说那妻子是当朝长公主。
农妇笑道:“虽然戴着面具,可听声音就知道肯定是个漂亮丫头,看着腿臀又丰又肥,肯定能生养好些孩子。”
白山道:“夜姑,我能去,虞我娘的屋子看看吗?”
虽说是娘,但两世为人,且只有最初几年那模模煳煳的记忆,终究没那么过于激动。
夜姑侧头看了看床榻上闭目盘膝的大尊者。
大尊者忽地嘶哑着声音问:“你六岁之后,再未见过娘娘,是吗?”
白山道:“是。”
大尊者闭目良久,道:“娘娘有些东西给你,在屋子里,自己去拿。”
夜姑这才起身,“小山,随我来吧。”
之后,她便带着白山出了屋子。
随着门扉的关闭,大尊者缓缓睁开了眼。
诸多回忆涌入他脑海之中。
前朝末代,娘娘觉大势难逆,便以解开封印为代价,要与那镇压于佛国舍利土下的魔鬼交易。
风无极光 小说
然后,娘娘献祭了举国香火和大晋皇朝的剩余气运,换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异胎。
可直到此时,大尊者才知道
娘娘不仅献祭了这些
她还献祭了自己的未来。
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这个孩子身上。
然而,异胎之所以为异胎,便是异常而不定,可大可小,可极于宇宙之终极,却也可能卑微入芥子尘埃。
娘娘,只是倾尽一切,来了一次豪赌。
她赌的是,那渺茫之中,改变一切的机会。
这孩子,并不是她的儿子
而是娘娘放到这三界的一个怪物
玉真公主随在白山身后,来到了一间干净的木屋前。
木屋外有着篱笆,内里小花圃依然开着花。
白山侧头看到篱笆下的泥土边的蜗牛壳儿,还有些野草
他脑海里又隐约闪过些画面: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蹲在这里,用手指拨弄着那蜗牛壳,又绕着野草。
玉真公主忽地凑近他身边,轻声道:“相公,小心有诈。”
继而又道:“虞妃娘娘五十七年前晋朝的人物,她怎么可能在二十四年前生下你。”
白山眸光微微垂了下,又起身推门而入。
屋内靠着边角的地府有一张床,床对面是可以看到天上月光的窗子小时候,他看了许多次。
这时候,夜姑也走了进来。
白山问:“虞妃娘娘她人呢?”
夜姑道:“娘娘带你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
“对了,娘娘留给你的东西,在那抽屉里。”
白山应了声,走过去,打开抽屉。
抽屉里有两张纸,一本册子。
第一张纸上,写着三个字:活下去。
第二张纸上则是写了许多古怪的符号,又画了些图像,似是什么地图。
册子上全部都是古怪的符号。
白山取了那册子,细细翻看,随着翻看,一股熟悉的感觉升腾而起。
这些符号似乎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可是娘似乎从小就在教他,此时看到,那些记忆竟是全部苏醒了。
四个字跃入他脑海之中:大宿慧术。
其下一行字则是:若得修行,来世亦可觉醒前世之力,之记忆,是为宿慧。
他收起册子,又瞥了眼第二张地图,却见最上面写了两行字:
大轮回果,
佛门至宝,服之,可为来世定因果。
白山神色动了动继而抓着第一张纸,细细看着“活下去”这三个字。
这是遗愿吧?
可娘为什么不要他去斩杀神魔,而只要他好好活着?
不过,转念一想,如今的他确实面临着许多问题。
青云仙宗老祖,要在百年后夺舍他。
白妙婵,就如一朵浪花,在死去后会扑入那与【木经】融合的大能的汪洋之中,彻底消失。
宋幽宁,和小姐有着神秘而紧密的联系,她修炼也算刻苦过,用心过,但却连武道二重都入不了,她这一世之后会如何?
小梅姑娘呢?她站在那高处,对着远处吹着缥缈而孤单的曲子,又有什么故事?
不说她们,就算是玉真公主,为他得罪了玄天万兽宗,他能护住她么?
就在这时,一股灵光般的想法冲入他的脑海。
活下去,大宿慧术,大轮回果
娘的意思难道是让他不停变幻身份,转世重来,每一世都踩踏着前世的力量更进一步,不停积累继而,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然后活下去。
可如果这样,那么娘有没有这样的活下去呢?
大轮回果,是佛门至宝,可为来世定因果,简而言之就是想成为谁的后代就成为谁的后代
如果真的有用,没道理娘不用。
那么,娘,或者说虞妃娘娘这一世又是谁?
又在哪儿?
一股莫名的寒气从白山脚下升腾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