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壬字卷 第二百一十七節 言軍機內外通透讀書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从上一次试探平儿而对方避而不谈,甚至有意岔开话题,鸳鸯其实基本上就能确定王熙凤是怀孕躲到外边儿去待产,但听红玉这么一说,王熙凤也是最迟明年就能回京,届时那孩子怎么对外解释?
送回冯家,假借他府里哪个姨娘膝下?王熙凤那性子能舍得?
名门贵妻:暴君小心点
而且鸳鸯也不认为这等秘密能守住多久, 王熙凤可不只是一个人出去,便是平儿嘴稳,但诸如王信、来旺两家人,还有丰儿这些丫头,这眼前红玉不也是一样?
想到这里,鸳鸯也禁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丫头,看她那略显丰腴身子比起半年前已经有所不同, 虽然眉毛依然贴顺,但颊间香粉和唇上口脂都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稍一揣摩,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这丫头身子应该是早就被男人破了,虽说不敢像晴雯、司棋那等大大方方就换了打扮,但是却瞒不过有心人,鸳鸯心里若有所悟,如林红玉娘老子那等精于世故之人岂能瞒得过去?这也就是说红玉破身只怕林之孝夫妇也是早就觉察或者知晓了。
只是这红玉破身时候是在王熙凤身边,始作俑者不问可知,再联想到王熙凤的手段,鸳鸯基本上也就能猜出为什么平儿还能保着黄花闺女身子,而红玉却被破了身了。
那分明就是王熙凤还是不太相信红玉,所以索性就让冯大爷先把红玉身子给破了,让她死心塌地,至于平儿, 本来就是王熙凤的贴心人, 倒也不虞她日后没个前程。
见鸳鸯上下打量自己, 红玉顿时有些心虚, 她是知晓鸳鸯的聪慧的,一双眼睛更是瞒不过,下意识夹紧双腿,提臀含胸,深怕被看出端倪来。
虽说身子早就破了,但是红玉也知道深浅,所以人前人后都是尽量装作若无其事,与往常无异,但只是瞒不过有心人,不过只要自己打死不认,总不能谁还能来强行验查自己还是不是黄花闺女,而且现在自己已经不是贾家人,跟了二奶奶,只要二奶奶没发话,谁都没法说什么。
大王饶命之新亭是好刀
只不过是见着昔日一起长大的闺蜜,鸳鸯比自己大几岁,一直把自己当做妹妹一般,尤其是鸳鸯现在又被老太君赐给了冯大爷,日后怕是要在府里边当大管家身份, 跑不了一个姨娘身份。
想到这里红玉心中也是又酸又涩,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人和人就这般不同命, 都是荣国府里的家生子, 论姿容自己也不输鸳鸯什么,论聪慧心性红玉觉得自己也一样不差,怎么自己就只能给二奶奶做丫头?
被大爷破了身子都还只能藏着掖着不敢作声,委委屈屈地等着机会,而鸳鸯却能昂然而入冯府,眼见得日后姨娘位子都能盼着,最不济保底也是一個通房丫头的身份等着,这怕是阖府上下无数丫头都盼而不得的机会,居然就被鸳鸯这么轻轻巧巧地到手了。
也亏得鸳鸯在府里待人甚好,和红玉关系甚好,若是换个人,红玉心态只怕就更不能平衡了。
好在看着身旁还一脸期盼的绮霰,红玉心态又一下子平衡许多了。
昔日自己在怡红院里还得要看袭人、麝月和绮霰、紫绡这些丫头的脸色,现在荣国府一落难,绮霰这些丫头甚至沦落到靠为那些外来薄有资产但是又未在京师成家的士人商贾洗衣为生。
反派想要成为女主
她们和自己现在相比,那又是天差地别了,起码自己出走跟着二奶奶走没错,否则自己不也和绮霰她们一样么?
“红玉,你回来也好,前两日大爷也说了,寻个机会带我们进诏狱里看一遭。”鸳鸯抿了抿嘴,顺手把额际的秀发抹了抹,“这几日我虽然也去了诏狱,但是也只能送些日常物件带个信儿都大牢门口,却是不能进去,冯大爷这段时间也忙着处理流民的事儿,每日回来都是深更半夜,也就这一二日才稍稍松缓下来,我便寻摸着机会和大爷说了,大爷说就这两日看寻个时间,带我们进去看一看,……”
红玉心中一跳,大喜过望:“爷说能带我们进去?”
半枝雪 小说
情急之下“爷”这一个字儿便从嘴里蹦了出来,旁边的绮霰还没有注意,但鸳鸯立时就听出来了。
这丫鬟称“爷”这个词儿可不一样,寻常丫鬟唤冯紫英,只能唤冯大爷,若是亲近一些的,可以唤大爷,若非有特殊关系或者格外亲近密切,唤“爷”这一词,几乎就是一种禁忌,但红玉这小蹄子却脱口而出,显然是人前人后唤得惯了。
不过鸳鸯也没有暴露什么,旁边还有一个绮霰呢,微微一笑便带过:“嗯,大爷说了就这二日,现在这边也不能住了,你怕是还要回二奶奶那边吧?”
谷轣
红玉点点头:“我在这边待不了几日便要回那边去,回来就是想要看看爹娘,……”
“那也好,你便和我一道会丰城胡同那边去吧,那边也有歇处,这会子我先到周边转一转,绮霰,媚人昨日和我说麝月身子不大好,今日可好些了?”
话题扯开,鸳鸯又问了问绮霰一干人的情况,绮霰自然免不了要诉苦说难,但这等话鸳鸯是不会搭的,这荣宁二府需要救济的人多了去了,她也只能应付着,难道还能把这些人都带回冯府去?
无外乎也就是给绮霰拿二两银子先用着,日后有难处时便再说。
红玉是跟着鸳鸯上了冯家马车回冯府的。
回了冯府免不了又是和昔日伙伴们一阵热闹,金钏儿、玉钏儿,晴雯、司棋,还有香菱和莺儿,加上一个鸳鸯,恍惚间,红玉突然觉得似乎这冯家就是几年前的贾家一般,满眼都是芬芳蜂蝶,唯一就是姑娘们少了许多,除了宝姑娘琴姑娘以及二姑娘外,其他姑娘们却芳踪渺渺。
冯紫英也是花了一番心思才算是和龙禁尉那边说好,为此还和卢嵩见了一面。
卢嵩骤然间似乎老了许多,不过精神状态尚好。
永隆帝的遇刺昏迷给他打击很大,虽然那是在铁网山遇刺,论责任似乎上三亲军的责任更大,但是无论是在哪里龙禁尉的责任都跑不掉,但现在因为调查还在进行,虽然进展不大,但是似乎也没有人来提及要追究谁的责任的意思,所以这种静默的局面也很微妙。
一番磋商之后卢嵩也同意了冯紫英可以带人进诏狱的请求,这不算个事儿,谁都知道荣宁贾家是怎么回事儿,卢嵩见冯紫英也不是探讨这个,更多的还是谈及两桩事儿。
一桩自然是白莲教,不过有刑部和顺天府都组建了专案组,龙禁尉也加入进去,进展也还算顺利,只是白莲教根深势大,不是一两日就能取得预想成效的,还得要持续。
另一桩却是涉及到了宫中之事。
宫廷守卫是上三亲军的责任,但是上三亲军并无查究宫廷内的权力,这还是龙禁尉的权责,而现在宫廷内的种种乱象已经有些蔓延之势,而且也还是和宫外一些人牵扯勾连起来,这让卢嵩很是头疼。
“卢大人,您和我说这些似乎有些说不着吧?”冯紫英对卢嵩还是很尊重的。
这位起身于永隆帝潜邸的干将似乎一直处于前任龙禁尉指挥使顾诚的阴影之下,哪怕是担任多年实际上龙禁尉主事者,在很多人眼里仍然不及顾诚,但冯紫英却清楚,若非如此,那太上皇和永隆帝能否如此安稳的渡过这几年还真的很难说。
卢嵩很好地把握了其中尺度,没有给一直希冀在其中上下其手的义忠亲王以任何机会,圆满地,潜移默化地把龙禁尉大权纳入掌中。
“呵呵,冯大人,……”卢嵩笑了起来,但冯紫英随即赶紧道:“卢大人,您就直接叫我紫英就好,家父也早就和您熟识,虽然我少有和您接触,但在这顺天府丞位置上,我日后少不了要借重你们龙禁尉啊。”
卢嵩也不客气,“也好,令尊现在已经快到开封了吧?差不离了。我和令尊也认识有十多年了,只不过以前交道不多,他从大同镇回京之后才稍稍多一些,这几年因为军务上也有一些联系,……”
“还承蒙您的关照,家父这边率西北军东来,对山东、河南这边情况不熟悉,单靠兵部职方司那帮人,恐怕很难达到要求,还要靠龙禁尉和刑部在地方上的一些支持才行。”冯紫英借机替自己老爹先拉关系。
“紫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等军机大事,龙禁尉自然责无旁贷,令尊的前锋已经在派人和龙禁尉这边联系了,不过令尊的确有些魄力,刘东旸此人桀骜不驯,素有反意,令尊敢用他来当前锋,有些冒险啊。”卢嵩提醒道。
“此事我亦知道一些,刘东旸此人不善于文臣打交道,若是放在边陲,家父定不会如此,但入了中原,这尽皆为大周之土,若无后勤保障和地方官府的支持,他是难以成气候的,……”冯紫英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