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搞化學的去修仙 線上看-第五十一章 我就噌噌


搞化學的去修仙
小說推薦搞化學的去修仙搞化学的去修仙
冷瑞被关在山上的一个小茅屋里,也没有人看守他。
从昏迷中醒来后,冷瑞就觉得浑身火辣辣的痛,可不只是皮肉,连五脏六腑都痛。
“这个王八蛋,这是要把老子往死里整。”冷瑞嘀嘀咕咕地骂了一阵子。
四周看看,应该是是在个半山坡,自己就在一间小茅屋里。
小茅屋简陋至极,只是四根柱子撑着一个屋顶。茅屋的前面对着山脚,一个宅院隐隐约约座落在树林中。茅屋后面是山顶,上面云雾缭绕的,也不知道有多高。
左边仍旧是大片的林子,郁郁葱葱的,一眼望不到边。右边似乎是条山涧,能够听到溪水的流淌声。
空气特别清新,伴随着一阵阵微风,有鸟语,有花香传来。
“这地方真不错,在地球上可不好找。”冷瑞暗暗叹道。
可令他奇怪的是,他四周观察了几遍,也没见一个人影。
“啥意思啊?以为老子没长腿,还是以为老子不敢跑?”
冷瑞琢磨琢磨,管他呢,先跑了再说。
左面是树林,只要跑进去,成功的机会大很多。
冷瑞盘膝坐了会儿,调整一下呼吸,恢复一下体力。当然,也是认真听一下周围的动静。
以他的听力,如果周围隐藏了什么人,只要有一点动静,他也能听得到。
闭目凝神听了好久,都是风声、虫鸣、小动物跑动的声音,却没有什么人声。
“不会吧?他们会这么大意?”冷瑞都有点不相信。
他站起身来,再次四周看看,确信没有人监视。
他向左迈出了一步,停下仔细听听看看,确实没有人。
他又迈出了一步,突然间,一阵浓雾涌来,把他围在中间,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
他吓了一跳,潜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浓雾一下子消失不见,周围的景物并没有什么变化。
太阳西斜,微风阵阵,鸟语花香。
“难道这就是阵法?”冷瑞开始有点明白了。
暗戀 成婚 總裁 的 初戀 愛妻
这和地球上修仙指引中描述的阵法有点像。
冷瑞现在有点佩服修仙之人了,确确实实,修真文明比科技文明有太多高明的地方了。
这要真的是阵法,那可太神奇了。
在同善堂也见过阵法,但只是一种屏蔽阵法,云火把他的丹药都保护起来,没有令牌拿不到药。
冷瑞一下子兴趣大增,他试探着向前迈了两步,一股冲天大火拔地而起,向着他卷来。
冷瑞感觉到一股高温袭来,脸被烤得生疼。
放学后骰子俱乐部
他又连忙后退两步,烟消火散,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发和眉毛,都在,一根不少。
再向右跨出两步,一股海水的腥味冲入鼻孔,接着一个巨浪拍来,立刻就要把他吞噬进去,甚至,他都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不好!快逃!”这是他此时唯一的念头。
后退两步,风平浪静了,仍旧是斜阳高挂,微风中传来鸟语花香。
“不是吧?这比真的还真,怎么可能一下子没有了?”冷瑞心里怦怦跳着,百思不得其解。
“再看看后面是什么?”冷瑞现在就如同一个玩大冒险游戏的小孩子,兴教盎然。
他转过身,小心翼翼地又迈出了两步。
“轰隆隆!”一阵子巨响传来,后面的山上腾起老高的尘土,石块、倒树、泥土等飞泄而下。
“我命休矣!”冷瑞大叫一声。
他快要吓死了,怎么这么倒霉,居然碰上了山崩。
啥也别说了,小命要紧,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这次穿越看来要OVER了。
后退两步,转身准备逃跑,可奇怪的是,山崩没有了。
他扭头看看,仍旧是云雾缭绕的,哪儿有什么山崩?
“王八蛋!这玩意儿要吓死人的!”冷瑞擦擦头上的冷汗,破口大骂。
好一阵子,怦怦乱跳的小心脏才平静了。
冷瑞坐在地上,开始发呆。
这阵法到底是什么东西?说是幻象,那也太逼真了吧!
重生之香妻怡人 妙灵儿
他记得好像地球上古代也有类似的幻象,只是人们不理解,把他归于变戏法。
如用一粒种子,当场种下,须臾间长成一棵梨树,开花结果,分与众人食用。
又比如《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摆的八阵图,就是一堆堆杂乱无章的石头,却可以困住东吴的兵马。
冷瑞越发觉得,地球上一定也存在过修真文明,遗留下很多仙法。
只是后来,一个叫牛顿的家伙被树上苹果砸开了窍,开启了后来的科技文明。
可这阵法究竟是什么东东呢?按照修仙指引,无非是些咒语、阵旗之类的东西。
可这些东西真的能够勾动天地,幻化出那样逼真的景象?
冷瑞有点痴迷了,想了半天不明,便一次次地试验,浓雾、大火、海水、乱石,他用心体验着。……
他只敢踏入两步,然后马上后退,他担心一旦被困住,恐怕遭罪的还是自己。
修仙指引中可说过,一旦困入阵中,也许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现在的操作就是地球上流行的。
我不进去,我只噌噌!
折腾的精疲力尽,终于有人送来了晚饭。
冷瑞狼吞虎咽地吃完,拍拍肚皮,很舒服的躺下了。
天当被,地当床,明晃晃两个月亮,一阵阵清凉的山风,别提多惬意了。
他睡了,睡得很甜,鼾声都很大。
午夜,当两个月亮的光芒重合在一起,冷瑞猛地惊醒了。
他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东西,却又没有抓到。
“今天的两个月亮这么圆,是不是要发生点什么?”
冷瑞的脑袋被清凉的山风一吹已经没有了睡意。
繁星四月
“地球上的涨潮落潮就是月亮影响的。这里两个月亮又如何影响潮汐哪?”
望着天空,冷瑞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