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夜的命名術 ptt-744、神秘的電波推薦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倒计时168:00:00.
10号城市忽然忙碌了起来,罗万涯从市政中心疾步走出:“快快快,给我召集通讯科技方面的专家,有大事要做!这可是家长交代的事情,务必要尽快完成!”
却见罗万涯火急火燎的往外跑,第一件事情就是先选择一栋没人的大楼作为场地,然后将10号城市内,与通讯科技行业稍微有关的专家,全都喊到这里来。
专家们一听是庆尘交代的事情,也立刻上心了,全都驱车赶来。
如今庆尘在10号城市是什么地位?
说粗俗一点,庆尘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大军阀。
说文雅一点,庆尘就是这座城市的信仰。
但专家们也不是迫于压力才如此积极的,实在是10号城市确实与他们生活过的地方不太一样,所有人都能看到这里的改变,并愿意让这里变得更好。
专家们聚集在大楼里,有人好奇的看向罗万涯:“老罗,把我们都喊来什么事啊?”
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罗万涯带着家长会管理城市,所以大家也比较熟悉了。
专家们看见他也很亲切,因为各家出点什么事情,老罗是真的帮着解决。
此时,罗万涯认真且郑重的说道:“我们要成立一个公司,需要专家力量来打造一个覆盖全联邦的无线广播电台!”
专家们都懵了,大家面面相觑。
有人试探道:“老罗啊,你说的无线电台,是我们理解的那种简易无线电技术吗?还是有什么高深的研究方向需要我们研究,但你没表述清楚?”
罗万涯也懵了一下:“就是那种可以让整个联邦都听到交通频道、音乐频道、新闻、相声的无线广播电台啊。大家开车等红灯时候可以听,挺有意思的,半夜还能听鬼故事呢。”
早些年罗万涯跑出租的时候,还挺喜欢半夜听鬼吹灯的。
专家们再次面面相觑,终于有人忍不住说道:“是历史教科书上的无线广播电台吗……”
如今,
这玩意在联邦已经成为历史了,湮灭在时间当中。
而罗万涯如此紧急的把联邦顶尖专家们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研究这么一个东西……
一位老者说道:“我把学生留给你,这事有他们就够了。覆盖联邦也不是什么大事,放心,西南雪山都给你覆盖到。”
专家们撤了,留下一群学生开始认真的做计划、提需求。
说实话,连学生们都希望自己不单单是复刻出远古时代的广播电台,还能高出点别出心裁的花样来,不然都对不起大家科学家的身份……
大家承诺,4小时之内就能拆设备给这玩意拼出来先用着,然后大家再给家长造一台更好的。
罗万涯见这设备和技术的事情不用自己操心,立马组织英语程度好的时间行者录制广播内容。
先是音乐频道,一群英语专业的时间行者们,鬼哭狼嚎的扯着嗓子唱了一通。
罗万涯听到那歌声的时候,顿时就惊了,录音乐频道的内容,怎么给录成午夜恐怖节目了!
他后来找了个声音甜美的英文系妹子来录,这才算是勉强通过。
接着是两性频道,录这个就方便了,照着联邦的两性文章翻译就好。
最后则是新闻频道,这一点庆尘要求每天实时播报新闻,这样他也好利用禁忌物‘催眠收音机’在偏远地区关注联邦发生了什么。
很快,大家从夜里12点穿越过来就开始忙碌,天还没亮就完工了,这效率比罗万涯想象的快了太多。
罗万涯对科学家们感慨道:“果然是人多力量大啊,我终于理解家长为什么要接你们过来了。”
学生们犹豫了一下说道:“要是为了这个事情吧,大可不必让我们过来……”
当设备启动,无线广播多频道在同一时间都开始向全世界射频。
此时此刻,北方战场所有军队都还处于一级警戒的状态,谁也不知道战争何时会再次的开始。
李氏部队的信息情报科里,忽然有一位女通讯兵看着液晶屏幕,豁然起身对身后的长官说道:“长官,突然侦测到四个新波段,神代和鹿岛方似乎在用非常古老的手段传递情报!”
那位长官愣住了:“什么手段?”
“无线电台!”
负责信息情报的这位军官脑子懵了一下:“等会儿,他们用这种手段,别是有诈吧?他们在频道了传递了什么信息,是哪种加密密码?”
女通讯兵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像是一种奇怪的语言,目前并不在我们的破译目录里。”
那位军官拿起耳机听了一下:“这说的什么鬼东西?叽哩哇啦的,一句也听不懂。全拷贝下来,发给破译科,让他们动用量子计算机破解,我要在3天之内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内容。现在,我们要与时间赛跑了,敌人突然有这样的异动,说不准是要有什么大动作!”
然而就在此时,一位士兵说道:“长官等等,这好像是时间行者的语言啊,咱们之前抓捕时间行者的时候,我听到过类似的词语,好像是……Fuk?”
军官想了想:“把刚刚录下的倒回去,再听一次。”
结果,大家果然听见了Fuk这个词语。
“快点给我找来军队内的时间行者,好像是叫季冠亚吧?”军官说道。
一名士兵提醒道:“长官,他是长青老板身边的红人,您派人去请一下吧。”
十分钟之后,季冠亚没来,反而来了个柔柔弱弱的女生:“季冠亚说他跟英语不熟,所以让我来给你们翻译一下。”
“辛苦了,”军官客气道:“来,大家把刚刚的录音再放一遍。”
那位女时间行者年纪不大,军官看着她忽然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心说自己要娶到这样的老婆就好了。
这时,军官看见这位女时间行者唰的一下满脸通红,他焦急问道:“怎么了?”
女时间行者支支吾吾:“他们说……”
军官急眼了:“你别吞吞吐吐啊,不要贻误战机!”
女时间行者认认真真翻译道:“夫妻之间想要生活和谐,最重要的还是有情趣、有新鲜感,现在我来教大家一些特殊的……”
李氏军官:“???”
随着女时间行者翻译,这位军官脑子越来越懵,连带着其他通讯兵一起面面相觑。
这……这是大家可以在军营里面听的东西吗?
“不是,”军官纳闷道:“这群人一大早的突然弄出了几个无线频道,然后特么的用外语来播这种玩意?他们疯求了吧!”
女时间行者很无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不光是李氏军营里,就在这个破晓,几乎是所有军队的信息情报科,都截取到了这些频道,然后开始认认真真的分析起来。
军官话音刚落,却听那广播里突然插播了一条中文:“10号城市为您报时,现在是早上6点整。”
整个信息情报科的人都懵了:“10号城市?这玩意怎么是从10号城市发过来的?!快,打电话联系10号城市市政中心,跟他们确认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李氏和庆尘毕竟是友好和睦关系,虽然李氏阻止居民移居10号城市,也曾差点用导弹将那里轰平,但大家此时起码还是友军。
很快,消息传回来:“10号城市宣布对此事负责,他们只是想增加一些娱乐方式而已。”
军官哭笑不得,这乌龙闹得,各个部队都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频道开始备战,一个破广播电台,竟然再次掀起联邦内战!
绝了!
可问题是,10号城市弄这玩意干嘛啊,这不是闲的吗?!
军官又换了个频道听,女时间行者开始给他翻译:“大金牙咧开嘴,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那颗金牙对我们说:二位爷上眼,这颗金牙,就是我在潘家园收来的,从墓里挖出来的前明佛琅金,在粽子嘴里拔下来的。我没舍得卖,把自己牙拔下来换上了……”
讲着讲着,大家竟然还觉得这关于倒斗的故事挺有意思的……
军官听了一会儿说道:“原来在表世界,盗墓还是个精细活,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直接用炸药炸开。”
……
……
008号禁忌之地的溶洞里。
陈家章在安全屋里一觉醒来,然后惊奇的看着庆尘:“不对劲,你伤势虽然没有按照计划痊愈,但你的精神头儿却好了不少……你又通过了一项生死关?”
庆尘笑着点头:“已经是真正的A级了,骑士等级晋升A级之后,第六感更加明显,与觉醒者的第六感截然不同。”
大长老躺在石床上翻了个身子,小声说道:“晦气……”
现在大长老说这俩字都不敢太大声了,没别的原因,纯粹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了。
陈家章有些感慨:“你小子这通过生死关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才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A级?当年我练一个项目就得两年时间,熟练的不行了,师父才让我们去完成生死关。你这真的是在玩命啊。”
庆尘愣一下:“等会儿,我师父给我说,他练习攀岩一两个月就去攀登青山绝壁了啊,我问他难道不危险吗,他说骑士之路哪有不危险的!”
王妃太狂野:王爺,你敢娶我嗎 小說
陈家章愣了一下:“真特么能吹牛逼啊,他练了一年多都还不敢上山呢,还是你师爷找了敌人来追杀他,他才爬上去的。师爷说了,其实他当初技术都有了,就是缺一个契机。”
庆尘:“……”
这也太坑了吧!
庆尘整个人都不好了!
合着师父李叔同别的没学会,“缺一个契机”倒是学的非常好。
而且,您明明是练习了一年多才去攀登青山绝壁,怎么到我这里,随便练练就可以挑战青山绝壁了?
陈家章问道:“你当初练习多久攀登的青山绝壁?”
庆尘说道:“……两星期。”
陈家章:“……”
说实话,李叔同这个谎撒的就有点离谱,因为从庆尘往后的骑士,都认为练一两个星期就差不多了,没练出来那是你不够努力,或者命不好。
庆尘揉了揉太阳穴:“咱们骑士还有什么其他坑徒弟的传统吗,师伯您一并告诉我吧。”
陈家章摇摇头:“别的就没什么了,就是吃饭、睡觉、挑战生死关、杀点神代鹿岛的人、再去火塘溜达溜达,固定科目就这些。”
大长老翻身坐了起来:“你们骑士还要不要脸了?!”
这时候,庆尘说道:“咱们先不急着下溶洞了。”
大长老疑惑道:“嗯?不去探索火种公司……”
“骑士公司,”庆尘纠正道:“我已经晋升A级,而且还有了一些新的手段,所以不要急着钻那条深渊了,咱们把外面支援过来的陈氏部队杀溃再说。我听说,陈氏的‘诸天号’空中要塞已经离开了它的驻地,很有可能就是朝这边来的。”
庆尘继续说道:“以空中要塞的飞行速度,对方抵达这里大概需要7天时间,在这7天时间到来以前,摧毁他们用来攻击火塘的先锋部队,给火塘撤离到大山里争取一些时间。”
如今,陈氏连空中要塞都动用了,这说明陈余灭火塘的决心非常坚定,财团之力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火塘能够抵御的。
所以,火塘最好的策略就是暂时放弃家园,退入雪山更深处去。
按照计划,秧秧应该已经往火塘飞去了,而庆尘他们要做的,就是给火塘再争取一些时间。
“我们凭什么摧毁陈氏的先锋部队?就靠这些老弱病残吗,”陈家章问道:“要我说,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
大羽也在一旁冷冷说道:“不要觉得自己晋升了A级,就能无法无天了,在你头顶悬着的,可是陈氏半神。他一副画作就能碾死你了,空中要塞到了以后,李叔同也别想与他正面抗衡。”
大羽这不是危言耸听,哪怕是骑士半神也不可能抗衡空中要塞的火力。
自信是好事,但自大就是坏事了。
庆尘笑了笑:“能摧毁他们的可不是我,而是你啊大羽。”
大羽愣了一下:“你在说什么屁话呢?”
庆尘说道:“你拿出一副画作,还有裹尸布。”
渐渐下沉的毒
“你是说……”大羽也不是傻子,经过这么一提醒,也意识到庆尘要干嘛了。
符录之捡到一个小姜丝(第二季)
却见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画作与裹尸布,随手一拧,一位神女便出现在安全屋中。
神女身周环绕红色彩绸,赤脚悬浮于地面。
秦以以打量着神女,还伸手摸了摸神女腹部的马甲线:“哇,好厉害啊,就跟真的一样。”
紧接着,庆尘将画作的每一枚碎片,全都小心翼翼的捡进裹尸布里:“等一个小时,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知道结果了。”
众人从6点等到7点,庆尘将裹尸布打开,却看见那画作完好无恙的出现在里面,一点破损都没有!
庆尘乐呵呵笑道:“拧一下试试。”
大羽皱着眉头将复原的画作拧碎,下一刻,先前那位神女消散于空中,而她所在的位置,被一位新出现的神女所取代。
“卧槽,”大羽怔怔的惊叹道,他实在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难怪庆尘要把这玩意给他,还说会有神秘的功效,原来这东西是专门用来给大羽卡bug用的。
又能用来救Zard,又能用来卡陈氏画师的Bug,这件裹尸布堪称最适合陈氏画师的禁忌物,没有之一!
要知道,过去陈氏画师是非常节俭的,画作绝不会轻易使用,每幅画都当做压箱底保命手段。
可有了裹尸布,大羽就会进入1小时CD的无限火力状态。
陈余要是知道他手上有这东西,怕是得馋哭了!
说实话,陈余要是有这件禁忌物,对方一个人就能横推整个联邦,一点都不夸张!
大羽默默的看向庆尘,心说完了,这下人情欠的有点大了,还不知道要打工多久才能抵上这件禁忌物对自己的价值。
虽然对其他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能修复东西、恢复外伤的禁忌物,但大羽知道,自己不能这么不要脸,用一件其他禁忌物就把人情还上了。
除非那间禁忌物也非常适合庆尘。
大羽犹豫再三,他伸手去摘自己右手上的空间戒指……
庆尘赶忙拦住,并笑眯眯的说道:“你需要带大量画作和雨燕,空间戒指在你手上才能作用最大化。你我是朋友了,人情什么的, 慢慢还……”
大羽的心绪,一时间有些复杂起来。
他在想,庆尘如此对他,难道是真的把他当做朋友了吗,不然怎么会连空间戒指都不要?
“我……”大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竟一时词穷了。
庆尘笑道:“走吧,反正陈余肯定也猜到你的身份了,那我们就试试你的新能力,‘无限火力’。对了,你空间戒指里有多少画作?”
大羽看了庆尘一眼:“24幅还是能拿出来的。”
庆尘看向大长老和陈家章,并笑着问道:“只要我们躲在溶洞里,别给对方击杀大羽本体的机会。每小时产出24名A级,够不够摧毁陈氏的先锋部队?”
“狗……太狗了!”大长老感慨道。
……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