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張老西


精品玄幻小說 真君請息怒笔趣-第三百二十六章 兵家有隱秘,破陣魔軍現推薦


真君請息怒
小說推薦真君請息怒真君请息怒
兵修之道,历史悠久。
世人相传乃是自上古传承而来。
在那蛮荒黑暗时代,阴门负责丧葬主死,巫教负责驱鬼治病主生。
兵家则守境开荒,往往乱世兴,盛世衰,世代发展至今,既有传承失落,也有新的法门形成。
王玄一直以为,兵家是走了旁门,不求长生,但求迅速形成战力。
但现在,却产生了怀疑。
滚滚煞炁汇聚,十万将士意志凝结,王玄只觉自己神魂飘然而起,脑中一片清灵,冷漠注视着一切。
眼前军阵尚有不足。
各地府军道行层次不齐。
最强悍的是永安府军,精气神好似血色狼烟,锋锐凶猛,隐有虎啸蛇舞之象。
还有些府军,军阵只是勉强凝结,虽紧跟步伐,却透漏着一股懒散之炁。
若行军出战,不可以之为先锋。
海量煞炁汇聚,许多秘法也能使用。
这种级别的煞炁灌输,即便以他百炼身躯,恐怕也会立刻撑爆,只能小心使用。
怪不得兵家要融合天地灵物,铸就神兵之躯,有这么庞大煞炁,只要身躯足够强悍,地仙也敢碰一碰。
这种级别军阵,才能发挥大型兵家法器威力,比如永安府军《水火云旗》,赫连成以之烧毁太阴教山门,一点也不夸张…
霎时间,王玄便对十万大军了如指掌,神魂冷漠清明,好似一尊神灵。
没错,神灵!
王玄此时已然确定,军阵之法,必然可古老巫族祭祀有所关联,只可惜相关传承已消失在历史长河。
不过,有些东西却是可以实验一番…
王玄将目光集中在了各个军阵连接部位,那里是变种的两仪军阵,用来调和衔接整个大军。
而在两仪阵中心,赫然放置着来自骁骑军的法器,一尊骑马的金甲神兵雕像。
王玄心中一动,开始将滚滚煞炁灌注于雕像之中。
嗡!
二十几道金甲神将虚影升腾而起,约有五丈高,策马在军阵上空盘绕,身披日月,马踏繁星…
这下子,就连并州王也惊呆了,“这…这是骁骑军秘法,老夫并未传授。”
李夫子眼神也变得凝重,“王爷,此事我要回禀太子,王玄的排位,恐怕要重新定立。”
太子将来要代替燕皇执掌饕餮军,自然不可能只投资王玄一人,还寻了几名兵家好手,皇族英才。
但王玄此时表现出的潜力…
旁边皇族内卫赵统领则眼睛微眯,若有所思望向神都方向。
看来太子找到了了不得的家伙。
说不定又是个神威大元帅霍钰那等人物,只是不知那几位皇子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
嗡!
古怪轰鸣声响起,只见下方王玄身后主将大纛猎猎飞舞,伸手一挥,二十几道金甲神将虚影便策马呼啸而出。
轰轰轰…一连串爆响,碎石四溅。
前往一座山脉悬崖,竟然轰隆隆开始塌陷…
……
九龙岭,阴云越发低沉。
云层中雷光不断闪烁,轰鸣声响彻群山,引而不发,似乎随时有可能降下万道雷霆。
如今,就连玄鸟军也不敢再凌空飞行,聚拢在五雷法坛下方山坡进行防守。
游击将军独孤破扭头望着上方,眼中满是忌惮。
太一教五雷法坛果然名不虚传。
如今有地仙住持,加上社稷大阵,玄鸟军恐怕要出动南明离火,才会有一丝胜机。
法坛上方,广元真君依旧临空悬浮,手捏法诀纹丝不动,下方数十根法剑嗡嗡颤动,似乎马上就要折断。
太一教主竟借助法坛之威,将整片雷云硬生生拖在此地,引而不发,不断蓄势,压得魔军不敢露面。
下放高功老道们眼中隐有忧色。
无论何种术法,都是依天地法则,顺势而为,但广元真君此举却是真正的号令雷霆,也不知能撑多久。
就在这时,法坛旁边一尊城隍像嗡嗡颤动,身前烛火猛然升腾。
一名道士连忙掏出符纸,在烛火青烟上正反绕了三圈,摊开后顿时有字迹显现。
“回禀掌教!”
道士面露惊喜,施了个道礼拱手道:“仙泉那边来信,并州府军已经准备好,明日便前往九龙岭布阵。”
游击将军独孤破眉头一皱,“这才过了一天,临时演练大型军阵,哪会有这么快,万一不行,怕是会死伤无数。”
道士连忙回道:“将军放心,那边有高功留守,已亲自验证确定,信上说,那边有个号称并州凶虎的练兵奇才,仅用一天便演练纯熟。”
“这世上唯有苦练,哪有什么天才。”
独孤破依旧不信,但很快便有属下送来赵统领密信。
他看完后眼中惊疑不定,不过还是拱手道:“启禀教主,那邊確实已准备好。”
“王玄…”
广元真君所有所思,对着铁道人点头道:“你等速速派人前去布阵。”
“谨遵法旨。”
铁道人恭敬拱手,当即带领几位高功御剑破空而去……
…………
九龙岭并州下山出口,位于仙泉县和寧封县之间,與怀州商道接壤,相距不过百里。
宁封县在萧伯成率领的军队覆灭后,便已成空城,再加上地势崎岖,不利于大军展开,因此并州府军才驻扎在仙泉。
狐妖太子妃
刚过子时,并州大军便出发前往九龙岭,战甲涌动,大地震颤,火把如繁星,似乎要点亮整片夜空。
来到上下时,只见上百名道士正在忙碌,向着地面不断打入包裹符箓的短木剑,几乎每隔千米就要打入一根。
铁道人等太一教高手,则四处奔行,或设置法坛,或布置幻阵掩藏。
见到王玄率大军前来,当即飞身而出,来到跟前低声道:“事情紧急,老道却是失了约,应付完眼前麻烦后再说。”
“真人严重了。”
王玄看了看前方,若有所思道:“使用禁土符封闭地脉,却是是个好办法。”
“魔军有五万,除掉魁首,余者便不是问题,只是不知广元真君要用何手段?”
“放心。”
铁道人豪爽一笑,“教主要用《清微玄天印》,那家伙讨不得好。”
说罢,便告辞离去。
清微玄天印?
王玄眼中有些好奇。
旁边骁骑军老将则低声道:“这东西是太一教古老法宝,与山海书院的《观山望海卷》,须弥宗的《琉璃涅槃塔》,同为镇压气运之物。”
“原来如此…”
王玄顿时放心了不少,连忙命令军士布阵防御,将九龙岭下山道路重重把守。
当然,他并未激发军阵煞炁,免得惊动邪祟。
太一教道士们忙碌,又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才由铁道人传出消息。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九龙岭发向,王玄也打开烛龙眼观望。
一幅奇景出现在他眼前,烈日挥洒精光,山峦下方,地炁彻底凝固,好似被打入了一根根钉子。
忽然,靠近并州方向的禁土符齐齐炸裂,随后浓郁的血光出现在地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