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


都市异能 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 起點-第80章 該算總賬了!推薦


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
小說推薦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总让他滚
还真靠神力?!
说白兮认真吧,语气又带点调侃,说她开玩笑吧,眼神又无比坚定。
现场近百名记者竟都无言以对,白兮这到底什么操作?
看着一脸懵的众人,白兮不禁失笑,“你们围拥在我家门口不就是想求证我靠什么赢得比赛吗?我说了你们又不信。”重生可不就是神力嘛?她又没撒谎。
“白小姐如果真的想自证清白,其实很简单,出示自己学习珠宝设计的时间线就可以了,网上扒出来的时间线,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啊。”
“是啊,直接说是哪位大师领你入门就行了,你这样的答案分明是心虚。”
“你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居然能在美联国际大赛中作弊?能分享一下吗?”
白兮内心鄙夷,真是一群没脑子的猪,“借用白文涵的话,有些事情当事人说什么都会有人反驳,不如你们去问问我二叔二婶,他们从小将我养大,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他们说的话比我说的话更有信服力。”
记者又问:“如果他们亲口证实,扒贴是真的呢?你还有话说吗?”
白兮当即耸肩,“那我无话可说。”
他们都不知道白兮内心有多期待,只要齐丽他们敢说,今晚就是他们全家的死期。
正在看直播的齐丽,嘴角的笑都快咧到耳后根,“白兮,你这就放弃挣扎了?”
“妈,她还能作出什么花来?我们扒的没有半个字是假的,她就是只自以为聪明的猪,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白文涵捧着一篮子草莓,“楼下早就有记者在蹲守,妈,我放人进来?”
齐丽捏住草莓尖放入嘴中,“叫上来吧。”
很快病房内走进两名记者,齐丽戴着氧气罩半靠在床头,一副半死不活的作态。
记者问:“齐女士,请问网上关于白兮的资深扒贴都是真的吗?”
齐丽挪开氧气罩,深深叹了口气,“兮兮她是个好孩子,从小就特别懂事,你们不要恶意揣测她,就算她犯错也不是有意的,她就是太希望赢了。”说完还抹起眼泪来。
记者追问:“齐女士,你的意思是白兮真的作弊了?”
“请问她怎么做到的啊?美联国际大赛是出了名的严格,怎么做到天衣无缝的?”
童年快乐 小说
齐丽一副为难的样子,撇过头不解释,白文涵插嘴,“你们别逼问我妈妈了,我妈妈身体不好。”
“请问你是真的将白兮视如己出吗?白兮从高一就开始打寒假工,为什么你的一双儿女寒暑假不去打工?”
齐丽突然激动起来,“我当然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可她终归不是我肚子里的出来的,我让她出去历练,是因为我嫂子南秋蔓在临终前给我的嘱托,我做的一切都是按照大哥大嫂遗嘱上的要求做的。”
“每个孩子的性格,能力都不一样,兮兮她是没有一般孩子优秀,心理素质还特别差,我让她出去历练就是为了提升她的胆子和自信,并不是没钱给她花,你们看兮兮现在面对镜头多自信啊,你们这些记者也是闲的,老揪着兮兮不放干什么。”
眠于我书中
白文涵补充,“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我妈对兮兮姐比对我还好,我妈住院都快一个月了,我天天守在这,可我姐一次都没来…”
“涵涵!别乱说话!”齐丽严声打断,白文涵委屈的落泪,母子俩演技一流。
记者捕捉到重点,“你住院期间白兮一次都没来过吗?你们之间矛盾很深吗?”
齐丽哽咽着,“我理解她忙,我不怪她。”
这时一个短发女人抱着花束进来,“哎哟抱歉,丽姐在接受采访呢,我打扰了打扰了。”她作势要退出,白文涵几步上前,“李老师您来啦,快坐,记者也就是问我妈妈几句话就走了。”
在场几名记者一眼就认出女人是李雪,是国内算知名度比较高的珠宝设计大师。
记者连忙举过话筒,“李老师,你就是白家二位小姐的老师?”
李雪连忙摆手,“不不,涵涵一直跟着我学习没错,但是白兮我只给她上过半个学期的私教课,哪敢自称是老师呢。”
“为什么只上半个学期啊?”
李雪将花放在桌上,“最近她获奖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真的很惊讶,或许她在某一阶段突然开窍了吧,我那个时候给她上课她真的没有天赋,甚至在理解能力上都存在欠缺,涵涵一个小时学会的技巧,她学一个月也学不会,所以白兮知难而退,没再找我上过课。”
这是拐着弯骂白兮是傻子呢。
白文涵捂着脸怕镜头拍到她在笑,调整好情绪后,她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姐姐,不是我不帮你,我是真的撑不下去了!我们都知道你很想重振南秋蔓,但是假的就是假的,你的时间线都被人扒出来了还要死撑吗?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一块上学,你什么资质我最清楚,妈妈为你作假的事情都病成这样了!你一次都没来看过妈妈,姐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求求你主动坦白吧,你连一张简笔画都画不好,不管是我,我们所有的同学,老师,朋友,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没有这个实力,你是在作弊!”
这席话无异于一记重锤,将白兮锤得死死的,透透的,半点翻身的余地都没有。
瞬间,关于白兮获奖的舆论再一次大反转,前一秒还在排队道歉的大V和网红,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疯狂反击,不仅删除了道歉申明,还变本加厉的@白兮唾骂讨伐。
漫天的口水战能将人活活淹死。
黎蔓丽第一时间对此事作出回应:【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你不能质疑我的能力!】
恬妮紧随其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活的非得说成死的,臭的非得当香的,兮姐,盘她!】
还有不少力挺白兮的网友跟着发声,但都没激起多少水花。
白兮一整个下午都窝在书房,一个不想见到周承笙,二个等着舆论继续发酵,等到不可控的时刻她再出手,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蹲守在婉居门口的记者,走了一半又来了一波,太阳下山的时候外面还是乌压压一片,白兮看在美联的面子上,很客气的招待了周承笙,结果这货蹬鼻子上脸,打着美联的幌子蹭吃蹭喝还死赖着不走,白兮没时间跟他计较,只能先吩咐陈梅把两人安顿在客房。
夜里八点,许晴站在摄像头旁边,“白总,两个角度都调整好了,就能看清您的脸也能看全画纸。”
嫡女有毒
白兮坐在木桌旁,眸底渗出一丝狠厉,“十三年的总账,今晚我们一次性算清。”随即她抬手开启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