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深空彼岸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深空彼岸 起點-新篇 第136章 恐怖來襲相伴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丢人啊,四大教还有什么颜面,这次丢脸到深空中了!”苏通得到消息后,都想学那只猴子了,恨不得一头撞碎自己栖居的灵山。
这一天,四大教的高层牙齿都要咬碎了,何止是肺,连肠子都要炸了,满肚子都是气。
当王煊听到消息时,也是愕然,好半天没回过神来,这个世道还真是无情,连海川星超凡世界中,最强的四大教都被套路了,被收割了一波。
那伙人是……骗子。
“居然是……骗子……骗子……”
在四大教中,有些名宿都如同魔怔了般,不断低声重复着那两个字,他们被欺诈了。
实在是,很少有这种人,不按常理出牌,四大教被非典型的骗术蒙蔽了,闹出这么大的笑话。
显而易见,这群人研究过他们的心理,甚至,连他们私下谈论的那些轶闻旧事都清楚。
比如,刺青者的传闻,被这伙人利用了。
那不过是特殊的颜料,融在血肉中,有需要时就能刺激浮现出来。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星空中,一路追下去的真仙级太上长老,气到发抖。
超凡界什么样的人都有,大多都是凭实力说话,什么弱肉强食,什么冷血无情,什么出尘超然,都较为常见。
。但是,一窝演戏的人,这么厚颜无耻地装深沉,还是比较少见旳,毕竟这可是共主的地盘,不是偏远的蛮荒之地,跑这来装过江猛龙,风险太大了。
可这一窝真仙级老骗子,养生主级小骗子,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大模大样地来了,让四大教主动奉上经文,协助他们观摩法旨碎片上的文字。
“惯犯!”这些人业务太精熟了,让四大教的名宿们觉得丢人到姥姥家了,气的想立刻抓到他们活活掐死。
主要也是,他们调查之际,向深空中求证消息时,同样被套路……#苏通他们负责天石星球这处节点附近的星路,随时准备火力全开,奈何根本没有发现敌踪。
不过,他们倒是在这里领略到了异域风光,天石星上都是石人,那些大岳之巅,屹立着常年不动的古石人,吞吐神话因子。
地表的巨城中,拥有血肉之躯的生物很少见,除非是为商贸而来的域外来客,大多都是石人和石兽。
病公子的小农妻
“哈哈……贵客,来自海川星?听说你们丢失了一些东西,被人骗了?”连接待他们的石人都在咧嘴笑。
要知道,石人族最为古板,平日面无表情,结果苏通、凌瑄等人刚一到来就被嘲笑了,四大教的“声名”传到了外星球。
“走了!”这很让伤人自尊,苏通等新生代核心人物,觉得他们成为星空中的笑柄了,不想在这里久留。
事实上,这次的长见识,探查消息等,都很失败,他们只走访了一处星路节点,就返航了。
两日后,他们回归,在接近海川星时,脸色全都变了,一艘惨白色的……纸船,悬浮在外太空,挂着两个染血的纸灯笼,竟发出无比恐怖的光束,在吞噬依附着海川星的超凡世界。
超凡者居住的大型洞天被禁锢了,有血光和发光的文字被吸食了出来。
那血光是无辜人的血液,那文字是大型洞天本源法旨碎片上的文字,四大教在被人诈骗后,消息走漏到星空中,引来恐怖的外部势力,直接来剥夺此地的造化。
苏通、凌瑄、齐晟等一同返航的几艘飞船上,很多人都脸色煞白,这是前脚跑了一只狡狐,
后脚闯进来一头真正的史前凶兽?
那只是一艘纸船而已,白惨惨,上面盘坐着个纸人,控制染血的纸灯笼,就能有这种威能?其身后肯定有无比可怕的生物在支撑!
纸船不过五米长,相对而言很小,但是,船头上的一对灯笼,发出的光却和大型洞……天连接在一起,无情的剥夺生命,吸纳世界本源,血和璀璨的古字一同涌动到外太空。
齐晟、苏通等人头皮发麻,王煊也是瞳孔收缩。
“速退,我等已经向共主求援了!”远处,也有其他返航的星船,暗中传音。
此刻,即便是最为暴脾气的上古神猿的孙子齐晟,也都老实本分了,没有闹妖,果断驾船后退。
。“呵呵……”阴惨惨的笑声传来,那种精神波动让人很不舒服,寒气袭人,在一块陨石后方,又出现一艘纸船。
它只有两米长,更小,通体惨白,上面坐着一个纸片人,染着几朵血花,它晃动着身体站了起来,笑声正是它发出的。
“容我挑选几个人,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要妄动。”小船上的纸片人开口,精神波动阴冷,寒彻骨,宛若从宇宙深渊中传出。
。四大教的长老都冒冷汗了,最近这几日,一而再的出事,一切都是因为法旨碎片泄露了。那几个骗子观摩旧圣文字时,动静太大,异象惊天,事后想瞒都瞒不住了,如今引来了这种不可揣度的恶敌。
“你,还有你,以及你……都给我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纸片人脸上还有胸前,以及手臂上,都有血迹,至今还鲜红,它大剌剌点指苏通的两位师妹,以及凌瑄等紫霄宫的三位女弟子,以及齐晟身边的一位女妖精。
苏通起身,伸出双臂,挡在两位师妹的身前,他虽然有些傲气,性格上有一些问题,但总体而言,品性不坏。
“其他人,我没提到的,都给我爬一边去,速度消失,不然的话——碾死!”纸片人扫视过苏通、齐晟等人。
天连接在一起,无情的剥夺生命, 吸纳世界本源,血和璀璨的古字一同涌动到外太空。
齐晟、苏通等人头皮发麻,王煊也是瞳孔收缩。
“速退,我等已经向共主求援了!”远处,也有其他返航的星船,暗中传音。
此刻,即便是最为暴脾气的上古神猿的孙子齐晟,也都老实本分了,没有闹妖,果断驾船后退。
。“呵呵……”阴惨惨的笑声传来,那种精神波动让人很不舒服,寒气袭人,在一块陨石后方,又出现一艘纸船。
它只有两米长,更小,通体惨白,上面坐着一个纸片人,染着几朵血花,它晃动着身体站了起来,笑声正是它发出的。
“容我挑选几个人,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要妄动。”小船上的纸片人开口,精神波动阴冷,寒彻骨,宛若从宇宙深渊中传出。
。四大教的长老都冒冷汗了,最近这几日,一而再的出事,一切都是因为法旨碎片泄露了。那几个骗子观摩旧圣文字时,动静太大,异象惊天,事后想瞒都瞒不住了,如今引来了这种不可揣度的恶敌。
“你,还有你,以及你……都给我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纸片人脸上还有胸前,以及手臂上,都有血迹,至今还鲜红,它大剌剌点指苏通的两位师妹,以及凌瑄等紫霄宫的三位女弟子,以及齐晟身边的一位女妖精。
苏通起身,伸出双臂,挡在两位师妹的身前,他虽然有些傲气,性格上有一些问题,但总体而言,品性不坏。
“其他人,我没提到的,都给我爬一边去,速度消失,不然的话——碾死!”纸片人扫视过苏通、齐晟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