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現言小說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親子綜藝,小奶團靠賣萌爆紅娛樂圈笔趣-第一百二十八章 生氣會老的很快鑒賞


親子綜藝,小奶團靠賣萌爆紅娛樂圈
小說推薦親子綜藝,小奶團靠賣萌爆紅娛樂圈亲子综艺,小奶团靠卖萌爆红娱乐圈
许是实在太困了,昭昭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扑进了宋墨宸的怀里。
“唔,粑粑…是粑粑香香……”
小团子嘟嘟囔囔的,在男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安心地睡了过去。
“好,是爸爸。”
宋墨宸失笑,轻柔地把她放回到床上,盖好被子。
倏而,他眼瞥回平板屏幕上。
见方才快要遮满整个屏幕的弹幕忽然变得一条不剩,但观看人数不减反增时,宋墨宸不禁疑惑。
[嘘…宸哥]
倏然间,屏幕突然滑过这么一条弹幕。
在它之后又过了一会,众人才重新活跃起来。
[呼…虽然知道不会吵到昭昭,但还是下意识不敲字了]
[我也,宸哥可以不关直播吗?我们不会打扰到昭昭的,就想多看她一会]
[宸哥球球]
[球球]
隔着屏幕也默契地保持安静?
这届网友,还真是可爱。
宋墨宸挑眉,轻笑了一声,小声道:“谢谢,但昭昭刚刚已经说晚安了。
说了晚安,可是要睡觉的。”
说着,他便是准备关直播了。
一时间,注意到他动作的观众连忙把弹幕刷的更起劲了。
至于内容,倒也不是不配合的那些——
[卧槽说出这么温柔的人会是我宸哥?这就是奶爸吗?呜呜呜你多奶一下,我爱看]
[???前面多奶一下那个,我怎么感觉你不对劲]
[这个是崽崽的号叭?点关注了哦。下次直播希望能提前通知]
[崽崽晚安!宸哥晚安!记得多上来跟我们互动呀!!!昭昭说的小人鱼我一定捧场!]
[捧场+1]
[期待ing]
……
在这些弹幕之下,宋墨宸关掉了直播,退出页面去看了眼此时热搜的情况。
热度持续在上涨,但也很合理地没有上到前三名。
这样子,显然是被控制住热度的。
毕竟如果就因为一个直播上到首榜的话,那就未免太过于离谱了些,也给了有心人做文章的机会。
宋墨宸看了眼小家伙主页蹭然上涨的粉丝数量,看到那一晚上就破了五位数的数字,不由咂舌。
“果然是个受欢迎的小家伙呀。”
他回头看向熟睡的昭昭,展齿一笑。
与此同时,《人鱼》的导演也注意到了这一个热度。
先给昭昭点了个关注后,他查看起《人鱼》首播的档期来。
由某艺首播,日期……
还要等到三日后。
“三天后……”导演皱起了眉头。
到时候,热度估计都过的差不多了吧。
他不求这部剧能拿奖。
但,谁不想自己的戏多些人关注呢?
想着,导演忽然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小夏啊…你帮我联系下平台那边呗,问下能不能改个档期。
啊?价格谈好了啊,那没事,我们可以亏点,只要能赶在明天……”

然而,导演想改的档期,还真不是说改就改的。
审核那一步通过是通过了,但网上平台和电视频道,该卡的还是卡了。
甚至因为他突然要换档期的原因,电视台那边又重新把剧审核了一遍,生怕多了什么违禁。
而某艺平台那边,当然也是盯准了昭昭的热度,想把价格提高的。
无奈一下子提的太高了,导演实在答应不下来。
不但老老实实等着三天后,还把违约金付了,跟他们换了个合约。
虽然还是在某艺首播,但却不再是只给它一个平台授权了。
看到几个竞争平台都获得了授权,某艺的负责人好一顿捶胸顿足。

终于,在导演盼星星盼月亮的三天里,《人鱼》开播了。
宋家的这日晚上又是格外的齐人。
除去又不知道去哪里旅游去了的宋父宋母,宋家几个男人都在。
甚至,把隔壁的林叔和祁暮都给请了过来。
晚饭过后,一众人围坐在客厅里,准备看《人鱼》。
宋墨星按着遥控器,打趣道:“让我们看看,小昭昭是在电视里可爱些,还是现实的可爱些呢?”
“哼!昭昭的小人鱼在电视里是美丽!”
闻言,坐在正C位的昭昭忽然跳了起来。
昭昭扬了扬下巴,扭起了自己完全还没显线条的腰。
“吭哧——”
宋墨星没忍住笑出了声,生怕小家伙因为这个气鼓鼓,他连忙憋住笑,扭头看回到电视上。
“无论是电视里还是电视外,昭昭都好看的。”
祁暮拿着小板凳,看了眼坐在昭昭两边的宋墨宸和宋墨泽,默默地把凳子搬到了昭昭前面去。
男孩一直把上次惹昭昭不快的事记在心里。
挤到几人面前那小块地方的时候,祁暮还小心翼翼地回头打量着昭昭的神情。
见小团子兴致盎然地看着电视,祁暮这才松了口气,悄然坐了下来。
末还要同宋墨宸解释一句,“是怕斜视才想坐这里。”
宋墨宸挑了挑眉,只是把自己的长腿往侧边放过了点,给予祁暮更大些的空间。
然后,若无其事地看向了电视方向。
对此,祁暮又是暗暗地松了口气。
他坐直了身子,正要认真观看即将要开始的《人鱼》时,昭昭的声音又从身后传了过来。
“咦?暮哥哥你怎么要坐凳凳呀?不是有沙发嘛?”
祁暮闻声身体一顿,缓慢回过头去。
“我……”
对视上小家伙那双眼睛,祁暮方才用来搪塞宋墨宸的理由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总不能说…是想离你近些吧。
男孩心忖道,脸上的表情愈发的纠结了。
自然也是不懂,自己为何会对这位邻居妹妹这般不一样。
“你…还生我的气吗?”
良久,祁暮才生生憋出这么一句来。
这下子,倒是轮到昭昭疑惑了。
小家伙歪了歪头,很是不解。
“昭昭为什么要生气?生气会老的很快!昭昭只想长大,不想变老!”
说着,昭昭还迈腿越过宋墨泽,窜到宋墨清的面前,然后捏住了男人的脸。
“不然你看,二叔就很喜欢板着脸,有皱纹哦。”
小家伙摸向宋墨清的眼角处,两根小手指很努力地撑大男人的眼睛,向祁暮展现那完全看不见的细纹。
宋墨清:“……”
他最近有在努力练笑。
真的。
公司的员工都说活阎王吃错药了。
祁暮:“……”
听到小家伙说她不生气,祁暮当然是欣喜的。
一激动,就站了起来。
“那,那我可以跟昭昭一起坐吗?我想看小人鱼看得更仔细些!昭昭的位置是最好的了!”
“当然……”可以。
鬼灭之刃
昭昭的“可以”还没说出口,她身边的男人就皱起了眉。
尤其是宋墨宸和宋墨泽,前者把祁暮摁回到板凳上,后者则是反手把昭昭抱进自己的怀中。
“你那个位置,也挺好的,能看。”
“坐硬板凳,也有利于你坐姿的矫正。”
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全然没有给昭昭开口的机会。
而祁暮,更是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是嘛?”
昭昭见此却起了兴趣,从宋墨泽怀中爬出,坐到了祁暮的腿上去。
“那昭昭也要坐。”
宋墨宸&宋墨泽:?!
祁暮:!!!
“昭,昭昭,我,我……”
祁暮的脸顿时红的如煮熟的虾子一般,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
反之,他身后的几个男人脸色就不大好看了。
宋墨宸的脸直接就沉了下来,向昭昭招手道:“昭昭,过来。你太重了,哥哥会累的。”
“胡说!奈奈老师说啦,昭昭这叫可爱的圆润。”
昭昭嘟嘴反驳,还是乖乖起身,爬上了沙发。
“宋叔叔,我……”
祁暮反应了过来,顶着张红脸想解释什么,却又讪讪抿唇。


熱門小說 從天后演唱會開始出道 愛下-第五十一章排練神曲《Victory》分享


從天后演唱會開始出道
小說推薦從天后演唱會開始出道从天后演唱会开始出道
进了宋江的办公室后。
顾城第一时间打印了两份乐谱。
“宋大师,这就是你们等下要演奏的曲目。”
拿到乐谱的瞬间,苏柒和宋江直接被震撼得头皮发麻!
越往下看,震撼感就越强!
战争即视感!
没错!
就是战争即视感!
一点不夸张,现在的苏柒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她完全没想到。
顾城居然能创作出如此激昂的战歌!
仅仅只是看谱,就已让她热血沸腾!
她的脑海甚至已经描绘出一副悲壮的恢弘场面。
一副站在高山之巅,俯视两军交战,战鼓齐鸣,将士们冲锋陷阵,抱着必死的决心去赢得胜利的壮烈画面!
宋江更是直接激动到颤抖。
甚至不自觉捏紧拳头,血液沸腾,开始想象起自己扛起钢枪,保家卫国的宏大场面,呼吸在不断急促加快。
这样的神曲,就是宋江的毕生追求。
他迫不及待想要演奏这首曲子!
宋江目光涌动,激动道:“顾城,这首曲子叫什么?”
顾城轻声道:“《Victory》!”
“《Victory》!胜利!”
宋江凝望着顾城,目光火热。
“顾城,从我十岁接触交响乐队,我已经跟交响乐团打交道三十多年了!却从未见过《Victory》这样让人震撼的战歌!”
“你这首曲子稳了!别说拿下赵导,即便去竞争格莱美奖也不在话下!”
顾城笑了笑,“谢谢宋大师!”
“叫宋大师太见外了!”
宋江爽朗一笑,“我今天跟你一见如故,不若交个朋友,大家兄弟相称怎么样?”
顾城也十分欣赏宋江的性格。
“那以后我就喊你宋大哥了!”
宋江顺势而上,“顾城,既然都叫哥了,这首歌的版权使用权可以卖给我们乐团吗?条件随你开!”
宋江知道这首歌的商业价值!
他不敢奢望版权,只求拥有版权使用权,将来可以在舞台尽情演奏这首歌!
“宋大哥,合作的事我们可以之后再细谈!”
顾城右手曲起轻敲桌子,“时间紧迫,我这次来主要是给这首曲子打样,然后拿去竞争电影《赤壁之战》的主题曲!”
差点忘了还要录音打样!
宋江深吸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
“你们是几点要?”
苏柒插话道:“我跟赵导约的是五点在山月居见,这里距离山月居最快也要两小时。”
她看了一眼时间。
“所以我们现在只剩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
顾城看向宋江,“宋大哥,你们乐队有把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演奏?”
宋江笑了,笑容洒脱自信。
“这个你们放心!我们自由乐团虽然不是专业出身,但我们的团员并不比科班出身的差!”
顾城沉吟一下,“宋大哥,事不宜迟,你现在去把所有团员召集过来,我给他们讲解一下乐谱!”
宋江立马起身,“我这就去!”
宋江的速度很快。
總裁的閃婚小嬌妻 依依一荀
五分钟后,所有团员都聚集到一起。
苏柒把乐谱分外到团员手里。
看完乐谱后。
所有人面面相觑。
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震撼!
顾城不管他们心里什么想法。
他清咳两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想必刚才来之前宋大师都跟你们讲过了,你们手上的乐谱《Victory》,就是你们等下要演奏的战歌!”
“时间紧迫,我不跟你们废话,直接给你们讲解乐谱!”
顾城把乐谱投影到了大荧幕上。
“开局以大提琴作主导,小提琴以及轻微鼓声伴随!”
“十五秒后,在前奏的基础上,我会加入合成钢琴音,增添稍许神秘感……”
苏柒提出疑问,“直接使用钢琴演奏不就可以了吗?”
“不行!”顾城直接拒绝。
“这首曲子合成器的部分是点睛之笔,单单只是管弦乐的效果太软了,加入合成器音色,才能效果炸裂!”
宋江开口道:“没关系,合成器我们很擅长,我们以前有不少电音作品,经常会添加合成器音色!”
顾城点头,继续往下讲解。
“到这小节时,鼓声要落重,然后节奏响起,鼓声伴随着滴答的时钟声,让场面变得紧迫!”
“战鼓一定要够重够狠,要有那种鼓舞提升百万战士,士气壮吞山河的感觉……”
顾城讲解得非常的详细。
什么地方使用什么乐器,什么时候该停止,什么时候该加入新的乐器。
所有人听得十分专注。
为了避免遗忘,众人不忘在乐谱上做标记。
顾城会等他们记好了,才开始往下讲解。
“到这里,开始进入关键时刻,这里就该你发挥了!”
顾城看向苏柒。
“苏柒,你没有歌词只有简单的‘啊’吟唱,怎么发挥看你自己理解,反正要把战争的不公、悲壮情绪,用你的嗓音演绎释放出来!”
苏柒郑重点头,“好,我会全力做好!”
顾城点头,看向众人。
“苏柒吟唱结束后,要衔接众将宣誓的誓言,这些誓言必须要铿锵有力!”
顾城就像是战前将军,给麾下将士讲解战略,直至讲完整个乐谱。
“你们给我记住一点!”
顾城环视一圈,视线与团员逐一交汇。
“这不是单纯的曲子,而是一场热血澎湃、慷慨激昂的血肉战事!”
“鲜血染红华夏大地,战鼓号角响彻神州!”
“你们身负重任,哪怕知道会战败,依旧奋勇向前,不把敌人歼灭,誓不后退!”
機械神皇 資產暴增
“若战,金戈铁马!若亡,马革裹尸!胜利终将只属于我们!”
啪、啪、啪……
掌声雷鸣!
所有人凝望着顾城,心中热血沸腾!
“顾城,你讲解得太好了!”宋江拍拍顾城的肩,半开玩笑道:“要不要加入我们乐团?”
宋江越看顾城越满意。
他实在太有才华了!
不单是编曲惊艳。
就连对乐团的统筹安排,他都游刃有余。
顾城笑道:“这个以后再谈,我们还是先排练吧!”
宋江也知道时间紧迫,扬声道:“你们现在抓紧熟悉乐谱,等下到剧场集合。”
作为一流的交响乐队成员,视谱弹奏都是基本功。
在他们研究乐谱的时候,顾城就跟乐团成员合成电音。
爆裂 天神
半小时后。
一切准备就绪。
宋江看向台下。
偌大的观众席只有一人。
沒有翅膀的angela 小說
顾城对宋江点了点头。
宋江深吸口气,转身开始挥动指挥棒……
激昂的音乐开始响彻整座场馆。
一开始是大军将至,兵临城下。
随后战鼓起,全员备战!
各种从单一到交汇,节奏有序地上升到高潮。
然后是苏柒的灵魂吟唱,众将鼓舞,呐喊宣誓,誓死卫国。
为最后的爆发蓄积能量!
轰!
大站彻底爆发!
敌军血战,众军英勇,破敌千里!
最后胜利女神声起,敌军败亡,众将庆功!
气势层层递进,一段比一段激昂,直到最后一段慢慢归于平静……
第一遍排练结束。
所有人依旧沉浸在刚才的演奏当中。
“不错!”
顾城站起身来鼓掌。
“虽然有不少瑕疵,但你们配合得比比我想象中要默契!”
草珊瑚含片 小说
宋江直言:“顾城,不到位的地方你可以直接指出,趁还有时间,我们抓紧多排练几次。”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顾城直接跳上舞台。
“刚才的鼓声不够激昂,还有前奏的电流声可以加强一点……”


都市异能 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 起點-第80章 該算總賬了!推薦


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
小說推薦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總讓他滾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总让他滚
还真靠神力?!
说白兮认真吧,语气又带点调侃,说她开玩笑吧,眼神又无比坚定。
现场近百名记者竟都无言以对,白兮这到底什么操作?
看着一脸懵的众人,白兮不禁失笑,“你们围拥在我家门口不就是想求证我靠什么赢得比赛吗?我说了你们又不信。”重生可不就是神力嘛?她又没撒谎。
“白小姐如果真的想自证清白,其实很简单,出示自己学习珠宝设计的时间线就可以了,网上扒出来的时间线,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啊。”
“是啊,直接说是哪位大师领你入门就行了,你这样的答案分明是心虚。”
“你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居然能在美联国际大赛中作弊?能分享一下吗?”
白兮内心鄙夷,真是一群没脑子的猪,“借用白文涵的话,有些事情当事人说什么都会有人反驳,不如你们去问问我二叔二婶,他们从小将我养大,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他们说的话比我说的话更有信服力。”
记者又问:“如果他们亲口证实,扒贴是真的呢?你还有话说吗?”
白兮当即耸肩,“那我无话可说。”
他们都不知道白兮内心有多期待,只要齐丽他们敢说,今晚就是他们全家的死期。
正在看直播的齐丽,嘴角的笑都快咧到耳后根,“白兮,你这就放弃挣扎了?”
“妈,她还能作出什么花来?我们扒的没有半个字是假的,她就是只自以为聪明的猪,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白文涵捧着一篮子草莓,“楼下早就有记者在蹲守,妈,我放人进来?”
齐丽捏住草莓尖放入嘴中,“叫上来吧。”
很快病房内走进两名记者,齐丽戴着氧气罩半靠在床头,一副半死不活的作态。
记者问:“齐女士,请问网上关于白兮的资深扒贴都是真的吗?”
齐丽挪开氧气罩,深深叹了口气,“兮兮她是个好孩子,从小就特别懂事,你们不要恶意揣测她,就算她犯错也不是有意的,她就是太希望赢了。”说完还抹起眼泪来。
记者追问:“齐女士,你的意思是白兮真的作弊了?”
“请问她怎么做到的啊?美联国际大赛是出了名的严格,怎么做到天衣无缝的?”
童年快乐 小说
齐丽一副为难的样子,撇过头不解释,白文涵插嘴,“你们别逼问我妈妈了,我妈妈身体不好。”
“请问你是真的将白兮视如己出吗?白兮从高一就开始打寒假工,为什么你的一双儿女寒暑假不去打工?”
齐丽突然激动起来,“我当然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可她终归不是我肚子里的出来的,我让她出去历练,是因为我嫂子南秋蔓在临终前给我的嘱托,我做的一切都是按照大哥大嫂遗嘱上的要求做的。”
“每个孩子的性格,能力都不一样,兮兮她是没有一般孩子优秀,心理素质还特别差,我让她出去历练就是为了提升她的胆子和自信,并不是没钱给她花,你们看兮兮现在面对镜头多自信啊,你们这些记者也是闲的,老揪着兮兮不放干什么。”
眠于我书中
白文涵补充,“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我妈对兮兮姐比对我还好,我妈住院都快一个月了,我天天守在这,可我姐一次都没来…”
“涵涵!别乱说话!”齐丽严声打断,白文涵委屈的落泪,母子俩演技一流。
记者捕捉到重点,“你住院期间白兮一次都没来过吗?你们之间矛盾很深吗?”
齐丽哽咽着,“我理解她忙,我不怪她。”
这时一个短发女人抱着花束进来,“哎哟抱歉,丽姐在接受采访呢,我打扰了打扰了。”她作势要退出,白文涵几步上前,“李老师您来啦,快坐,记者也就是问我妈妈几句话就走了。”
在场几名记者一眼就认出女人是李雪,是国内算知名度比较高的珠宝设计大师。
记者连忙举过话筒,“李老师,你就是白家二位小姐的老师?”
李雪连忙摆手,“不不,涵涵一直跟着我学习没错,但是白兮我只给她上过半个学期的私教课,哪敢自称是老师呢。”
“为什么只上半个学期啊?”
李雪将花放在桌上,“最近她获奖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真的很惊讶,或许她在某一阶段突然开窍了吧,我那个时候给她上课她真的没有天赋,甚至在理解能力上都存在欠缺,涵涵一个小时学会的技巧,她学一个月也学不会,所以白兮知难而退,没再找我上过课。”
这是拐着弯骂白兮是傻子呢。
白文涵捂着脸怕镜头拍到她在笑,调整好情绪后,她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姐姐,不是我不帮你,我是真的撑不下去了!我们都知道你很想重振南秋蔓,但是假的就是假的,你的时间线都被人扒出来了还要死撑吗?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一块上学,你什么资质我最清楚,妈妈为你作假的事情都病成这样了!你一次都没来看过妈妈,姐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求求你主动坦白吧,你连一张简笔画都画不好,不管是我,我们所有的同学,老师,朋友,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没有这个实力,你是在作弊!”
这席话无异于一记重锤,将白兮锤得死死的,透透的,半点翻身的余地都没有。
瞬间,关于白兮获奖的舆论再一次大反转,前一秒还在排队道歉的大V和网红,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疯狂反击,不仅删除了道歉申明,还变本加厉的@白兮唾骂讨伐。
漫天的口水战能将人活活淹死。
黎蔓丽第一时间对此事作出回应:【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你不能质疑我的能力!】
恬妮紧随其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活的非得说成死的,臭的非得当香的,兮姐,盘她!】
还有不少力挺白兮的网友跟着发声,但都没激起多少水花。
白兮一整个下午都窝在书房,一个不想见到周承笙,二个等着舆论继续发酵,等到不可控的时刻她再出手,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蹲守在婉居门口的记者,走了一半又来了一波,太阳下山的时候外面还是乌压压一片,白兮看在美联的面子上,很客气的招待了周承笙,结果这货蹬鼻子上脸,打着美联的幌子蹭吃蹭喝还死赖着不走,白兮没时间跟他计较,只能先吩咐陈梅把两人安顿在客房。
夜里八点,许晴站在摄像头旁边,“白总,两个角度都调整好了,就能看清您的脸也能看全画纸。”
嫡女有毒
白兮坐在木桌旁,眸底渗出一丝狠厉,“十三年的总账,今晚我们一次性算清。”随即她抬手开启了直播。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討論-第八十章 不要助紂爲虐展示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
小說推薦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恋综孕吐,病娇影帝撩爆了
等到白纱落地,镜头特写在那张清雅绝丽的脸上。
“咔!”
沐景恒兴奋的大叫,拿着喇叭的手都在抖。
他的心脏砰砰乱跳,周身血液迅速游走。
就算是一个镜头,但他也已经能预感到,这部片子播出后会有怎样的轰动。
工作人员也是一样的激动,纷纷自发的鼓起掌,口中的称赞向潮水一般向两人涌去。
“夏老师太漂亮了!夜神也好帅,两人在一起就是天作之合!”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利落的起跳,真的像仙子一样!”
“夏老师不火天理难容!”
夏雪黎有些尴尬,她其实只是把前世的经验拿出来而已,根本没有他们说的这样好。
现在被人这么多人围着夸,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也难怪有些人红了之后就会飘,被这么多人围着夸,想不飘也难。
“谢谢大家,你们太客气了。”
“夏老师真谦虚,怪不得能火!”
“您根本就是为聚光灯而生的,您的存在肯定能影响一个时代!”
“……”
尴尬的脚趾都抠累了。
众人的夸奖让一旁观看的江清茶指甲深深的陷入到了肉里。
这一切原本都该是她的,现在全被夏雪黎抢走,真是不公平!
“啊!有小偷!”
突然,远处传来了。
女人的尖叫声。
众人齐刷刷的看去。
只见保洁阿姨一手拿着扫把拖布,另一手拎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丢在地上。
有力轻松的模样,让人不得不惊叹一句。
你大娘就是你大娘。
“这个人在偷东西,发现还想跑,被我一把抓住!”
少女手里抱着许多东西,被推了一下,全都倒在地上。
“呀!这不是我的衣服吗?”
“还有我的梳子!”
“我的水杯怎么也在这里?”
“这些都是她偷的!”保洁员说着气愤的点了一下少女的头,“小小年纪,你不学好,你爸妈呢!让警察找你爸妈好好聊聊!”
始终低着头的少女在听到女人要找她爸妈,惊慌的抬起头,身子抖的像筛糠。
她拉住保洁员的手求饶。
“不,别找我爸!求求你,我知道错了。”
少女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看不清面容,但夏雪黎还是感觉到对方有些熟悉。
她抬起眼,看到了她身后那个熟悉的影子,瞬间明白了,转头向准备报警的沐景恒说。
“别报警,我认识她,把人交给我吧。”
沐景恒按键的手顿了顿,看上去很少纠结。
“你真的认识?你可别因为一时心软就助纣为虐。”
“我真的认识。”而且你要是坚持把她送进公安局,她妈半夜可能会爬上你的床。
当然,后半句夏雪黎是不会说的。
“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你要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夏雪黎点头,“下次,我会亲自把她送到公安局。”
她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少女屡教不改,她真的会这样做。
这一次不过是看在她年纪还小,并且偷的都是写不值钱的东西才网开一面。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粉丝,都喜欢觊觎别人的东西。”
“你在自我介绍?”夏雪黎嗤笑。
“哼!”
江清茶发现自己说不过,冷哼一声。
转身,走了。
夏雪黎待着少女去了化妆间。
夜慕渊想跟上,被她眼神拒绝,委屈的回到角落中,沉脸,释放低气压。
到了化妆间,夏雪黎关上了大门,将外面探究的视线全部隔绝。
这才允许女鬼现身。
本以为对方看到女儿会很激动。
可直到真正看到女鬼的脸,夏雪黎才发现,对方苍白的面色并不只是因为她现在是魂体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看到了女儿身上的伤痕。
女鬼紧紧抿着唇,明明之前还是那幺急切的样子,可是真的见到女儿了,却又像是被定住了似的,站在原地浑身僵硬着,一动都不动。
“对不起,雪黎姐姐。”静心的嗓子有些发梗,说话时的声线有点干巴巴的,听上去很是害怕,“我是不是…是不是让您不高兴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雪黎不明所以,也并不着急,她在举止间并没有表现出冷淡对方的样子来,甚至很亲切的为对方拿下头发上的树叶,白皙的玉指在少女干枯的发丝不断穿梭。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夏雪黎语气随意的轻声问道,又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你不说明,我又怎么判断要不要原谅你?”
“雪黎姐姐,对不起!是她们逼我的,我要是不拿,他们就会打我,我真的好怕!”
少女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弯下腰,双腿无力的跪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像个瘦小的虾米,比上次夏雪黎见到她还要单薄,背上的骨头一根根的清晰可见。
夏雪黎将她扶起来,坐到沙发上,拿起纸巾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看门狗
“他们是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她本意是想帮助少女
“呜呜……”
可对方却再次低头大哭,任凭夏雪黎怎么问,都不肯开口。
她的母亲看到女儿如此可怜,也忍不住捂脸嚎叫。
喜欢煽情的女生与性格坦率的男生的故事
“别哭了!”
我生了一个恶棍的孩子
“与其在这里窝囊的哭,不如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就想永远这样委屈的活下去吗?”
“走!我带你报仇!”
虽然以暴制暴不对,但是架不住他爽啊!
“姐姐,求你别带我去!”
少女拉着他的衣袖,不断的祈求。
她真的害怕,不是怕那些人,而是怕夏雪黎会被那些人盯上,他们都是富人家的孩子,如果夏雪黎惹了他们,是会给她带来麻烦的。
她可以受伤,但她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受伤。
夏雪黎不知道少女心中的想法,看她坚持,也就只会先答应不去,想着之后在用别的方法补救。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下次再被欺负,要告诉我。”
少女点了点头 随后静默了一会儿,抬头问出了一个让夏雪黎大跌眼镜的问题。
“姐姐,是不是我妈妈让你救我的?”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穿越十年,從離婚開始出道討論-第0089章:現場寫歌閲讀


穿越十年,從離婚開始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十年,從離婚開始出道穿越十年,从离婚开始出道
“这歌你们哪里听到的?”
“网抑云没有,乐狗没有。”
“腾音也没有啊,突然就冒出来了。”
“这是华亦晗演唱会上,李昱唱的。”
“……”
评论里面多了一群平时不会出现的人。
爱火燎原,霸道总裁驯娇妻 小说
他们属于安静听歌的一群……网友,性别男。
安静到什么程度呢?
只听歌,从来不评论。
好听,默默下载。
不好听,直接退出去。
不会给人推荐,也不会喷粪。
很安静的一群人。
昨天在头条短视频里面,华亦晗的演唱会随着短视频不断传播,李昱唱的《我的好兄弟》当然也在其中。
被这群人听到之后,就非常的喜欢。然而到腾音、网抑云、乐狗等音乐平台上去一查,竟然没查到这首歌。
他们便四处问,问的人多了,热度就上来了。
那首歌是李昱临时起意唱的,肯定不会提前上传到音乐平台上,昨天回来也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有上传,就导致了这样的局面。
阴差阳错之下,反而让热搜上来了,堪称意外之喜。
李昱稍稍给华亦晗解释了一下,华亦晗顿时惊叹不已,“竟然还有这样一群人吗?他们是个什么样的群体啊,还真有意思。”
“有个特定的称呼:独立音乐人。”
“独立音乐人?还有这样的群体,真有意思。”
除了独立音乐人,还有酒吧的客人,还有一批消防员,还有医护,还有警察等等。
那是李昱之前积攒的粉丝,在没有其他粉丝的情况下,还有他们的默默支持。
谁说李昱没有粉丝?
只是他的粉丝不善言辞,没有那么多时间冲浪罢了。
即便不是很多,可是在关键时刻给予了支持。
李昱心中很暖,《我的好兄弟》这首歌并没有选错,有的是人喜欢。
乘风御剑 小说
李昱上了华亦晗的演唱会,随着热搜爆发,歌曲也被越来越多圈内人知道。
刘喜、周云杰、杨森、蔡姿燕四位华夏好歌曲导师纷纷转发热搜视频,并且不要脸地宣称李昱是他们的弟子。
为此四个人还发生口水战,搞了一波节目效果。
至于其他明星,则想的是李昱又出新歌了?
紧接着惊觉自己为什么要说‘又’?
继而又纷纷想着怎么样能让李昱给他们写一首歌,最好是能做张专辑。
可是看到李昱是跟天王混在一起的,到目前为止华亦晗都才从李昱那里得到一首歌,马上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天王都只能得一首歌,他们拿什么自信跟天王相比,能向李昱邀约多首歌做专辑?
酒店餐厅里。
李昱、华亦晗、丁强、陈宝珍四人坐在一块儿吃饭。
陈宝珍看向李昱,奇怪地问道:“李总你那个秘书呢?叫来一起吃饭啊。”
“哦,他啊,他昨天回房间时不小心碰摔了一跤,去医院了。”李昱随口回道。
陈宝珍也就不在这件事情上纠结了,转而道:“强仔,你不是请李总帮你写歌嘛,把你的电影说说啊,你不说他怎么知道你要什么歌?”
“早准备好了,来,李总,这是电影剧情概况,这是剧本。”丁强递了一叠纸过来,“李总,你还需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我立刻给你安排好。”
剧本和剧情概况都是拿给李昱找灵感的,电影电视剧的主题曲,都不是随便写一首就可以的,必须要符合主题才行。
递过剧本,丁强继续道:“这是一部古装武侠电影,讲的是侠义、讲的是江湖,我想要那种大气磅礴的旋律,李总能不能做到?”
李昱看着剧本封面上的四个字:笑傲江湖。
立刻笑了,道:“不用看了,已经有了,并且保证你会满意。”
“这么快?”丁强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剧本还没看呢,歌曲就有了?
“会不会太快了点?”陈宝珍惊讶地问道。
“有那么快?”华亦晗跟着问道。
听着三人的话,李昱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可是又说不出来。
“就问你要不要吧?”
“要,要,李总你请。”
丁强动作快,立刻就把纸和笔拿出来,恭恭敬敬放在李昱面前的桌子上。
跟笑傲江湖最配的,无疑只有那一曲《沧海一声笑》了。
这首黄鬼才的经典之作,在前世可是传唱多年的经典。
黄鬼才应好友徐老怪之邀,为徐老怪的电影《笑傲江湖》谱曲,一连写了六稿都不满意。
黄鬼才就去翻阅古籍寻找灵感,在《乐志》一书中看到“大乐必易”四个字,心想现在的音阶是七个,要说“易”那必然是古音阶宫、商、角、徵、羽,只有五个。
就用钢琴反着弹羽、徵、角、商、宫,琴音婉转,悠扬动听,浓浓的古风韵,顺手就把《沧海一声笑》的旋律给弹奏出来。
至于歌词,借间了教员的《沁园春·雪》里面大气磅礴的词,才谱写出这样一首经典歌曲。
廢后逆襲記 美男不勝收
不过,为了小心起见。
李昱还是翻阅了剧本,万一电影讲述的故事跟前世的不一样,那岂不是白折腾了。
看了前面大致的几个情节,确定丁强主演的电影《笑傲江湖》跟徐老怪的相差无几,心中惊讶不已。
两个世界,竟然出现一模一样的电影,真是神奇。
可是李昱很快就想明白了,虽然不同时空,但是文化相似,难免会出现文化相撞的情况。
要是时间再长一点,说不定系统曲库里面的那些歌,这个世界就会有人写出一模一样的来。
“得抓紧时间抄啊。”
李昱觉得他这个文抄公目前做得不称职,得加把劲了。
閃婚 厚愛 墨 少 寵 妻 成 癮
多妻关系
消耗一万人气值,抽奖获得曲库选歌机会,把《沧海一声笑》给选了出来。
抽奖时,他趁机瞄了一眼人气值,一晚上过去,获得了十万人气值。
华亦晗的人气加成很明显,要是放在其他地方,仅凭《我的好兄弟》这一首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获得这么高人气值的。
不管怎么说都是赚了,这趟香江之行没有白来。
李昱想好了,等以后他一定也要在红馆开一场演唱会。
歌曲选好之后,唰唰几笔把曲谱写了出来。
三个人凑过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
李昱谱曲很流畅,流畅到就像是在抄写而不是创作。
什么鬼才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