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超級女婿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超級女婿 線上看-第三千六百九十六章 血戰落幕相伴


超級女婿
小說推薦超級女婿超级女婿
没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甚至就连进攻中的冥雨也发现了他这一点。
但是,冥雨同样是非常的不明白,韩三千到底在笑什么。
是因为他觉得他走到这里,计划已经成功了吗?
可是,明眼人谁都看的出来,他此时的困境将有多么的艰难。
又还是他笑着要坦然赴死呢?
这也不可能啊,他的目标是要营救苏迎夏,他都没完成这一目标便会甘心赴死吗?
那他,究竟在笑什么?
心理战?又还是还有其他的算盘?!
冥雨不解。
但无论怎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已然不是再去考虑其他的时候了,冥雨摇摇脑袋,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和韩三千的战斗当中。
外围火力覆盖,里间高手成群而袭,伴随着还有冥雨水圈中怪异且轻盈的疯狂攻击。
要换做常人,别说眼花不已,手忙脚乱,就算是单纯的想要鼓足勇气站在那里,都完全是扯蛋,可韩三千此时,不仅安然站在那里,甚至就连背靠的双手也并未抬起。
淡定,安然,然而实际上更多的却是狂妄与猖狂。
“幽皇!”
“无相神功!”
然而,就在距离韩三千很近之时,他却突然动了。

幽皇而动,直接将内侧一众高手的攻击暂时抵挡,无相神功呼之而出,直接将对面群攻的外围法术,吞噬,消耗。
“散开。”
冥雨轻声一喝。
刹那间,外围的部队防佛早有所准备一般,快速散开阵形的同时,手中也纷纷直接翻起能量罩。
轰!
无相神功之下,万般进攻之术悉数返回。
不过,对于早有准备的大军而言,尽管威胁足够,但杀伤却着实一般。
伴随着幽皇短暂的抵挡消失后,又是新一轮的攻击漫天而至。
梨泫秋色 小说
韩三千笑容消失,脸上正然无比,狠狠的瞪了一眼冥雨。
韩三千清楚,是她在搞鬼,她对自己了解甚多,一些常规手段自然而然便早有准备。
“你还真是挺细心啊。”韩三千冷声讽刺一句,一剑直接刺向扑来的冥雨。
但看似势在必得的一击,但却在最后的一击之下忽然落空,那些水圈随时随地都可以再生再灭,而冥雨也完全依靠这一点而时隐时下。
打其不到,反倒总是被其偷袭,即便是强如韩三千,此时也颇为恼怒。
“这么久不见,你修为上升的很快嘛。”
冥雨轻轻一笑:“要对付韩三千,又怎能大意?至于我的修为那更不用多说,你以为阿猫阿狗都可以挑战你韩三千吗?”
韩三千冷声一笑:“如此说来,我要是不发挥一下,似乎都对不起你的看重了。”
话落间,韩三千猛然一动,单手阴阳之力一抬,直接将几个靠近自己的高手打翻以后,身体一个加速便朝着冥雨的水圈群而去。
一旦见到冥雨的身形韩三千便直接会大面积的一通乱轰,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是故,一时间的冥雨也只能在水圈当中快速的穿梭,避其锋芒。
而冥雨一躲,最大牵制韩三千的便彻底不存在,韩三千每每抓住这个机会,便对准那帮缠着自己的高手一顿穷追猛打。
而且,这种穷追猛打还是极其扭曲且变态的。
韩三千几乎完全是不管不顾后面冥雨会不会突然出现,也更不管出现了会对自己发动怎样的偷袭以及自己该怎样的去做防守,反正就是你不在我就狂揍他们。
这一顿操作,直接将一群高手打的是溃不成军,尽管韩三千也因为如此无脑的疯狂进攻而让自己受伤不断。
但局势一时间却惊奇的正朝着韩三千那边倾斜。
这还能忍?
伴随着冥雨让叶世均领黑山妖姬等四大超机高手做第二套强攻点和偷袭点以后,这种倾斜之势便彻底的止住,且偏向了该落城一方。
战斗一直在持续,战火点亮了整个该落城的夜空。
这,直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一切安静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女婿-第三千六百九十四章 都是嘴炮讀書


超級女婿
小說推薦超級女婿超级女婿
听到韩三千的话,众人先是明显一愣,显然并未想到韩三千会在这个问题上回答的如此干脆,如此利落,又如此的诚实。
毕竟,在这一点上,若是换成他人,正常一点的人可能都能认清形势,但嘴上却未必承认。
这可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士气。
谁又会在这种要命的关键时刻,说这些破话呢?
尤其还是韩三千这个,和他们兜兜转转已经长数天之久的家伙。
但惊过以后,又是满满的意料之中和大喜过望。
“哈,韩三千,我还以为你小子会吹牛的说你会嬴呢,没想到你小子倒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不错,起码还能说出你死定了这种真诚的话。”
“看到这份上,韩三千,我倒是没有那么讨厌你了。”
一帮人侃侃而谈,言语和表情间充满的都是淡淡的微笑和那种不知名的自信。
“这样吧,韩三千,跪下来叫声爷爷,我倒是可以答应你,起码你死的时候必然给你个痛快。”叶世均轻声笑道:“不然,就凭你近期多次招惹老子的表现,你便已经足够千刀万剐了。”
“韩三千,叶公子给了你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话音一落,一众人,尤其是扶叶两家人全部是哈哈大笑,狂妄不已。
拯救被女主人公拋棄的反派
是啊,对他们来说,尤其是扶家的人,他们想看韩三千的笑话,等着今天这一天早已经等了不知道多久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绝佳机会,对他们而言,自然是梦想成真之时。
所以,在这种时候,他们积压多久的情绪不仅一次性释放出来,而且还是呈倍的释放着。
韩三千笑了一笑,不屑道:“韩某人上跪天地,下跪至亲。你们算什么垃圾?也敢让我下跪?”
“该跪下的,是你们吧?”
随着韩三千话音一落,扶叶两家的高管顿时便不乐意了。
“韩三千,你他娘的说什么呢,有种的话,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没错,我看你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死了,居然敢跟我们口出狂言,你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吗?”
“将死之人,你居然还敢如此狂妄,简直混帐。”
一帮人破口大骂,自然对于韩三千的言论嗤之以鼻。
“看来,你们都很狂,恨不得要杀我啊。”韩三千冷声笑道。
扶叶两家人丝毫不惧,不少人甚至当场就要动手,摆明了要给韩三千教训。
韩三千微微一笑:“动手吧,反正我都是死,拉几个垫背的也好。”
话落,韩三千手中一动,一道黑气便在掌中形成。
靠!
一大帮人忽然在这时候才发现一时情绪过于激动,似乎是装大发了。
是啊,韩三千是要死,但是死前的挣扎也足够让不少的人跟他一起下地狱,这他娘的一不小心居然被套了进去,这可就不好玩了啊。
谁愿意在这时候把自己命送了呢?
谁又愿意在已经快要嬴了的时候,突然之间享受不到胜利的喜悦呢。
一帮人上一秒有多强势,下一秒的现在便有多么的怂包。
那些迈出腿的人,更是直接不自觉的缩了回去。
紧接着,韩三千又将目光放在了朱家高管的身上:“那你们呢,想要报仇吗?”
如果没有扶叶两家的前车之鉴,一帮人肯定会大放厥词,但也恰恰是因为有了,所以此时一帮人也保持黔默,甚至低下脑袋不和韩三千眼神交汇。
韩三千又扫了一眼四周包围的士兵和高手,士兵和高手们也不由倒退半步。
“看来,都是一群废物。”韩三千冷声一笑,下一秒,他眼神突然一狠,怒声一喝:“一群垃圾,你们连个将死之人都如此惧怕?不敢一战?”
“能不能他娘来个痛快?”
话落,一个人缓缓的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