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長圭系


玄幻小說 長歪的阿理-第十六章 “英雄”救美分享


長歪的阿理
小說推薦長歪的阿理长歪的阿理
第二天,刁武挑着担子走在去市集的路上。行到一处偏僻之地,突听一旁的巷子里传来讲话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他略微思索了一下,不正是前日里遇见的姑娘身边那个丫鬟么?刁武对那个绿衣姑娘印象深刻,忍不住想再见一面,便放下担子,整整衣裳,往巷子里看去。
“钱都给你了,你还要怎样?”阿理清脆的声音响起。
刁武心头一颤,偷偷露出头去窥视,只见一名大汉将那绿衣姑娘和丫鬟阿理堵在巷子里。那人听到阿理的话,嘿嘿一笑道:“小姐莫惊慌,这里又无旁人,不如我们亲近亲近。”
刁武眼见那人膀大腰圆,比自己足足高出两个头,连忙缩回头去,蹑手蹑脚地想离开此地。
孰料斜刺里突然窜出一只大黑老鼠,嗖地一下从刁武脚背上踩过去。刁武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后一躲,却撞在墙边竖着的一架梯子上。梯子斜斜倒下去,挂到了另一边人家晾在外面的衣服上。许是晾衣绳没栓牢,绳子一头被这大力一扯,咻地一声卷回来,正好甩在大汉脸上。紧接着,晾衣绳上的一堆衣服呼啦啦掉下来,把大汉盖了个满头满脸。
大汉手忙脚乱地想把罩在身上的一堆衣服裤子扯下来,阿理二人见状,连忙从他身边一溜烟逃走了。
阿理二人一跑出巷口,就看到此时还在为闹出这么大动静吓得发呆的刁武。
“还站着,快跑啊!”阿理喊道。
刁武这才如梦初醒,连忙跟着二女急急逃离此地。
重生之毒後無雙 小說
三人气喘吁吁地逃到人多之处才停下来。
“咦,这不是昨日那个卖包子的大哥么?”阿理道。
绿衣女子微笑着向刁武福了一福,道:“大哥真是真人不露相,小女子碧云,多谢大哥相救之恩。”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刁武不好意思说所谓的相救不过是一只大老鼠的功劳,便由得碧云误会了。
“大哥今日不卖包子么?”阿理在一边突然道。
“啊,我的包子。”刁武这才想起,他的担子还扔在那个巷口,着急就想往回走。
碧云连忙拉住刁武,又突然想起男女授受不亲,不好意思地松开手道:“大哥先别着急回去,那人也许还没走。这样吧,今日我买下大哥所有包子,再请大哥在醉仙楼用饭,以答谢相救之恩。只不过,我的钱刚才被那人抢走了,好在小女家店铺就在前面不远,不如大哥一起去店里坐坐?”
醉仙楼?店铺?刁武眼睛一亮,他卖包子的生意不是日日都能收入稳定,剩下那么一笼半笼的时间居多,就算生意好时,也可能剩下一个两个的。女子不仅说要买下所有包子,还请他吃饭,这等好事,他怎么舍得错过?
不过嘴上还是要客气一下的,刁武连忙道:“这怎么好意思……”
“大哥,我是诚心相邀,还望万勿推辞。”
刁武本就心里答应了,女子又热情相邀,自然也就顺水推舟。
“姑娘是钱家布庄的少东家?”刁武随碧云二人来到她所说的店铺,看到招牌,不由大吃一惊。
钱家布庄是城里最大的布庄,做的都是富家生意,听说在好几家大城里都有分店,里面的布匹刁武就算卖几个月包子都买不起一卷。他自知几斤几两,反正买不起,平日里路过也不往里面瞅一眼,自然对布庄的主人一无所知。如今竟然有幸结识布庄少东家,他心里难免就活泛起来。
碧云微微一笑,“大哥若是看上哪匹布,只管拿走,权当小女的谢礼。”
刁武虽有此意,但被人家说出来,却又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仔细一想,他们这样的蓬门荜户,再华贵的布匹,就算做成衣服穿上,无论是卖包子还是去买菜,都未免不伦不类的。若说卖给大户,人家又怎么会买来路不明的布料呢。他心里不由泄了气,悻悻道:“姑娘客气了,我们小户人家,用不上。”
“那好,我们去醉仙楼用饭吧。”碧云见阿理取了钱出来,向刁武道。
酒足饭饱之后,刁武打着酒嗝哼着小曲回到之前遇见碧云主仆的那个巷口。不得不说,醉仙楼不愧是城里一流的酒楼,碧云又舍得花钱,点了满满一桌子菜,酒是上好的状元红,可不是小酒馆那些掺水的淡酒。刁武觉得简直把一辈子能吃的美味佳肴都吃尽了。临走之时,菜还剩下大半,他倒有心打包,可又怎能在美女面前失了面子,只得忍痛大方离开。
过了这许久,大汉早就不见人影了,好在他的包子担倒是没丢。虽然包子丢了两笼,不过也没关系,他已经从碧云那儿拿到整担的钱,剩下的卖不卖掉也没所谓了。他这会儿着急回家,想试试碧云送他的礼物。原来他们在醉仙楼用餐之时,阿理就离开了。用餐之后,她拿来一个包裹,说是碧云小姐吩咐按刁武的身材在钱家布庄相熟的裁缝那里拿了一件衣袍,用的是钱家布庄的布料,来表示对刁武的感激之情。
回到家,燕娘不在,刁武知道这个时辰燕娘应该在张大娘那里洗衣服补贴家用,便关上门,偷偷在铜镜前试起衣裳。
“真是个俊俏公子啊。”刁武自言自语地陶醉着。
所谓人靠衣装。钱家布庄的布料,岂是凡品?而钱家布庄相熟的裁缝,就算不是大师,也必是熟手,否则怎能配的上这上好的衣料。只见这衣裳华而不俗,暗织云纹,剪裁得体,把身材瘦弱的刁武衬地都威武了几分。他挺了挺胸膛,想模仿一下公子哥儿的姿态,脑子里一下没有模板,却不自觉想起乔家元哥儿的模样。元哥儿他爹在他少时也是送元哥儿上过几年学堂的,那气度和没读过书的一众乡邻还是有所区别,不然也不能被李家小姐看上。要说刁武比元哥儿也就大五六岁,元哥儿没长开前,刁武也常被邻里夸赞长得好,不然也不能娶到燕娘这个当初的香饽饽。就是他没读过书,气质上比元哥儿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刁武想着元哥儿的模样,把胸一挺,脖子一抬,顿时觉得自己满像样的。
“可惜,要是我早有这身衣裳,被李家小姐看上的还不知道是谁呢。”